女校长的狗奴隶

冯惠虽然才三十多岁,但已经是一所中学的校长了。 林佳的母亲毕爽和冯惠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自从林佳出了那件事后, 毕爽便求冯惠为女儿转学。 林佳转学一个多月后的一个周末,冯惠把林佳叫到了自己的家里。 俩人吃过饭,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林佳,我听说过你的事,能不能告诉我, 你为什么那么做”“冯校长我……”“林佳, 我和你妈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是你的长辈了。 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不要不好意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心理。” 在冯惠的开导下,林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但她同时也隐隐地觉得冯惠并不仅仅是出去关心的目的, 因为她的问话总是那么切中要害让林佳感到特别羞耻, 又不能不回答。 两个多小时的谈话结束了,林佳胸中那股黑色的火焰已经熊熊地燃烧起来。 她的乳房胀到了极点,阴道里更是水流成河。 就在这时,冯惠突然一手抓住了林佳的头发, 一手捏住林佳的颌骨。 林佳的嘴不由自主地张开了。 “你可真是个贱货,说几句就发骚。 以后就做我的奴隶吧。 快!把主人的口水喝下去。” 冯惠一边说一边在林佳的嘴里吐了三口唾液。 林佳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呆了。 冯惠可不管这些。 她从包里拿出一精致的狗环系在林佳的脖子上, 然后又拿出一张纸给她看。 买身契我叫林佳,是个外表高贵而内心极其下贱的女人。 为了做到天下第一贱人,我愿意将身体以三口唾液的价格终身卖给冯惠主人。 从此以后,主人可以随心所欲地玩弄和侮辱我。 为了保证自己不违约,我恳求主人把“第五号贱奴隶”八个字纹在我的阴唇上, 并请求主人经常给我拍受虐的照片和录象带。 “贱狗,快把名字签上,再按上指印。” 冯惠拿过钢笔和印台说。 “不,我不干。” 林佳反抗着说。 “好,你不干是吧。 我们今天的谈话已经录音了。 那么,明天这所学校里的人就会知道你以前的事情。 你想想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林佳做梦也没想到冯惠这么说, 她立刻闭上了嘴。 “不要,冯校长,求你放过我。 我什么都答应你。” 林佳惊恐地叫了起来。 “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想做我的奴隶可没那么容易了。 拿出点诚意来吧。” “校长,我,求你不要让学校的人知道……”“你怎么求呀”“……我, 我我听你的话还不行吗”“哼哼,刚才怎么不这样, 现在晚了你走吧”“不,校长,求求你,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那好吧这可是你求我的”“是, 是的”“现在我去把摄象机打开你跪在地上念一遍”“是, 是……”林佳颤抖地拿起来咬了咬牙,艰难的念下去“你要是这么念, 那就不用了好象我是在B你一样”“不,不是, 我情愿的……”“是你情愿的那就把衣服脱光了 摆出很下贱的样子”林佳知道自己没得选择缓缓地把衣服脱光了, 但自尊心让她无法作出淫荡的样子。 “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做的不好,那你就走吧。 还不好意思是吧你在厕所里手淫的时候怎么很好意思呀”“啊, 是……”林佳连忙跪在地下跷起屁股,一手分开自己的屁股, 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肛门。 “这还差不多,念吧”“我叫林佳,是个外表高贵而内心极其下……”“很好,”冯慧用鞋尖挑起林佳的下巴说。 “主人,现在就要纹吗”“不,现在你还没资格, 先给我舔舔脚今天走了一天了,脚好难受”“是, 主人”林佳把冯慧的高根鞋脱下来,恭恭敬敬地捧起脚, 舔着湿漉漉的黑色丝袜。 那股咸臭的气味真有点让她恶心,但她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十几分钟过后,冯慧让林佳给自己脱下袜子, 并让她躺在地板上 然后将两只袜子塞进林佳的嘴里说: “现在把我的袜子用嘴洗干净。 你的乳房到是不小呀!正好给我按摩一下脚掌。” 林佳现在只能任凭冯慧摆步,拼命地让自己分泌口水稀释袜子上的臭汗, 然后再用力吸出带着臭汗的口水嗯下去。 听到林佳嘴里不时发出的“■■”声, 冯慧满意地用两根脚趾拧了一下林佳的乳头问: “是不是以前给人洗过袜子呀”林佳无法说话, 只能是连连的摇头。 “真是天生的贱货。 看来你很快就有资格接受奴隶的称号了。” 冯慧一边说,一边把脚趾缝中那粘煳煳的臭汗蹭在林佳白嫩而丰满的乳房上。 林佳不由得感到一阵悲哀,自己一向引以为豪, 精心保护的乳房如今却落到连擦脚布都不如的地步。 嗨!擦脚布也只不过是擦洗干净的脚,可我的乳房却只配擦汗。 又过了好长时间,冯慧把林佳嘴里的丝袜拿出来, 然后将自己的脚塞进去而且她的脚趾在嘴里不安分地蠕动着。 林佳不等冯慧吩咐,连忙用舌头捕捉着每个脚趾, 舔遍每个脚趾缝。 虽然有很多汗已经蹭在了乳房上,但冯慧的脚仍然很臭, 仍然很粘但林佳只能装出十分痴迷的样子细心地舔着。 好容易等到冯慧完全满足了,她把脚抽出来, 在林佳的小腹上蹭干净粘在上边的口水。 突然, 她又将大脚趾顶在了林佳的外阴上问: “你的这个地方叫什么”林佳不由得一怔, 很自然地说: “外阴呀!”“呸只有主人的才可以叫外阴, 你是奴隶说,叫什么”林佳明白了,自己虽然曾经在心底念过无数次了, 但要她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快点说,是不是还想受罚你这样的贱货就喜欢被惩罚了。 好,那我想一下怎么惩罚你。” “不要,主人,这叫屄。” 这个字一出口,林佳的心理防缐彻底崩溃了。 一向是品学兼优,在同学面前高贵得象位公主似的女孩, 此时完全陷入了疯狂的境界她一边不停地抬起下身, 迎合着冯慧的脚掌 一边叫着说: “主人, 这就是奴隶的小屄烂屄,骚屄,贱屄。 求主人用您高贵的脚掌践踏这个下贱的臭屄吧!啊!主人, 高贵的主人您的奴隶要被您玩弄到高潮了。 求您用力地踩我!用力地践踏我这个下贱的奴隶吧!”高潮过后, 林佳完全被冯慧征服了她象狗一样依附在冯慧的脚边, 不停地伸出舌头舔着冯慧的小腿。 每当冯慧扔给她吃的东西时,她都会高兴地“汪汪”叫, 屁股更是欢快地摇着。 快到七点钟的时候,冯慧推开林佳, 站起身说: “贱狗, 回家去吧!”林佳以为自己又做错什么了 连忙趴在地上 一边磕头一边说: “主人, 是不是我这条贱狗又惹您生气了。 求主人不要生气,贱狗愿意为主人做一切事, 求主人收留贱屄狗吧。” “贱狗,主人还有事要忙。 你先回去吧,以后记着每天放学要先到主人这来。” “是,主人,贱屄狗每天会到主人的面前报到的。” “很好,现在你磙吧。 不对,你这条该死的贱狗,你看把我地板弄成什么样了”林佳低头一看, 只见地板上有一大片水渍。 她立刻明白那是自己的淫水。 “对不起,主人,都是贱狗的错。 贱狗立刻给您舔干净。” 林佳说完,便伸着舌头把地板上的淫水舔得干干净净, 然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深夜里,林佳久久不能入睡,今天的情景一幕幕地在她的眼前浮现。 自尊和羞耻再度占了上峰,她真为自己今天如此下贱的表现感到无地自容, 发誓不论有什么后果也永远都不再到冯慧那里。 几天过去了。 林佳没遇到什么意外的事,就是冯慧看到她, 也是很友善地笑笑就象没那天的事一样。 紧张的情绪放松之后,熊熊的慾火便再度升腾起来。 可不管林佳如何手淫,终究难以登上快乐的顶峰。 她知道自己需要的是冯慧那样的人侮辱自己, 只有做冯慧的奴隶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可自己一直没去冯慧家报到,不知道自己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又到了周末,林佳再也忍不住了。 她一早就告诉妈妈,今天要去冯慧家学习,也许会回来的很晚。 妈妈笑着同意了, 爱抚着女儿的头发说: “乖女儿, 一定要听阿姨的话也不要就知道学习,帮冯阿姨做点家务, 要是阿姨向我告状的话回来我可会罚你的。” “妈妈,你放心吧,我保证听阿姨的话。 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林佳真诚地向妈妈做了保证,然后就到了冯慧的家门口。 冯慧开门见是林佳, 连忙笑着让她进来说: “是林佳呀今天怎么这么闲着。 功课都做完了吗对了,你们班的刘老师一直在我的面前表扬你。 你可不要辜负她呀!”林佳听冯慧这么对自己说话, 她心都要凉透了。 不,不能这样,我要把主人的心争回来。 林佳心里这么想着,而且立刻付诸行动。 “主人,奴隶知道错了,求主人收留我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离开主人了。” 她一下子跪在冯慧的面前,哭着哀求说。 “林佳呀!你这是干什么那天我只是逗你玩的。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 “主人,奴隶该死。 求主人惩罚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 “好孩子,我真的是在吓你的,我怎么能让学校的人知道你的事呢”“高贵的主人, 我要终生做您的奴隶我那个淫贱的烂骚屄渴望得到主人高贵脚掌的践踏。 我的乳房是主人的脚掌按摩器,我的嘴是主人的洗脚盆和厕所, 如果主人不嫌我的狗嘴脏求主人把我的嘴当成痰盂吧!主人, 求求您了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知道自己是您第五条狗奴隶,但我会努力做到你最满意的狗奴隶。” “那好吧,你知道该怎么做。” 冯慧说完便转身回到了客厅,她知道林佳这次是真正的臣服了, 脸上终于露出了开心地笑容。 林佳长出了一口气,她欢快地脱光衣服, 拾起扔在一边的狗环戴在脖子上然后一边“汪汪”地叫着, 一边爬进客厅。 为了好好发泄一下自己兴奋的心情,她还不停地在冯慧的脚边打磙。 她的家里有条小母狗,所以她学得惟妙惟肖。 “真是条天生的贱狗,看把你美的。 这个也是你的。” 冯慧笑着扔过一个东西来。 林佳仔细一看,原来是条象尾巴一样的东西。 她连忙拾起来,把有把的一头塞进肛门里。 “谢谢主人,您想的可真周到呀!现在我就是真正的狗奴隶了。 好主人,你一定是很久没洗脚了,都是我这个贱狗不好。 现在就让贱狗给您洗脚洗袜子吧。” “哼!亏你还能记得这事。 主人的脚一天不洗就难受的要死。 这已经是一周没洗了。” “天哪,贱狗真该死。 我那几条狗姐姐也是的,一点也不尽心照顾主人。 快让贱狗给您好好洗洗吧!哇!主人,您的脚真的好香呀!贱狗快要幸福死了!”林佳刚脱下冯慧的高根鞋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臭汗味, 如果是换了以前那个爱洁成癖的林佳一定会大吐出来, 可现在她却痴迷地捧到鼻子前面深深地吸着臭脚气味。 “呵呵,你妈一直和我说你有洁癖,看来是骗我了。” “主人,不是的,我是有洁癖,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爱主人的脚香。” “对了,你来这,告诉你妈妈了吗”“告诉了, 妈妈还要我一定听您的话不然回家就要罚我。” “原来你是怕被你妈罚呀”“主人,贱狗真的没有。 我对天发誓是心甘情愿的。 我要怎么证明给主人看呀”“不用了。 你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你妈好吗我这段时间也没去你家。” “她很好的。 谢谢主人关心。 主人,我已经是您的贱狗了,您对我妈的称唿也改一下吧, 这样才自然嘛。” “哦怎么改呀我是您的贱狗,那我妈也就是狗了, 您就叫她大贱狗吧!对了还有我妹妹,她才十岁, 就叫她小贱狗吧。” “你妈生了你这个贱货,真够倒霉的了, 不知不觉的也成狗了。” “不会呀!我是主人的贱狗,她应该很光荣才对。 要是她俩也象我这么贱就好了,主人又可以多两条狗奴隶。 主人一定很高兴吧”“当然高兴了。 你真是个不要脸的贱货。 主人能收到你才真该高兴呀!”“谢谢主人夸奖。 主人,我还是先给您洗袜子吧!”林佳说完便含着冯慧的丝袜躺在地板上, 双手抱着冯慧的脚在自己乳房上蹭来蹭去。 过了好久,林佳觉得袜子上的臭汗已经吸净了。 她取出袜子闻了闻,果然没有一丝臭味, 不由怅然若失地说: “主人!贱狗还没吃够您的香汗, 袜子就已经没味了。” “你还可以舔主人的脚呀!”“主人,贱狗舍不得舔。 如果再把您脚上的香汗也全吃了,我还拿什么解馋呀”“你真那么喜欢主人的脚吗”“主人呀!求您相信贱狗吧!贱狗已经对您的脚香上瘾了。 我知道自己比四位狗姐姐入门晚,也没有她们做的好, 但我求主人开恩让贱狗每天都能给您洗上脚。” “嗯,主人答应你了。 看来你有资格成为第五号狗奴隶了。” “天哪!主人,这是真的吗可贱狗觉得自己还很不够格。” “为什么”“因为贱狗还没有服侍主人排泄。” “你愿意吗”“主人,贱狗求之不得。 贱狗求主人把您高贵的圣水恩赐给我吧!”“好, 我正想撒尿呢!张开嘴。” “是,主人。 贱狗想请您慢点尿,我想喝下您每一滴圣水。” “好的,主人恩准了,把你的狗嘴送上来。” 林佳激动地钻进冯慧的裙子里,她这才发现, 冯慧竟然没有穿内裤。 她将自己的嘴紧紧地贴在冯慧光秃秃的外阴上, 象吃奶的孩子一样吮吸着。 冯慧的尿液一滴不剩地流进了林佳的嘴里。 喝完了尿,林佳仍然不肯出来,她贪婪地舔食着从冯慧阴道中流出的淫水。 这是她第一次为别人进行口舌服务,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舒服。 重要的是,冯慧的外阴出奇的骚,而且舔上去有一股非常刺激舌头的感觉。 林佳忘记了自己是冯慧的狗奴隶,只知道要用嘴去不停地爱抚那丰满的洞口。 冯慧虽然老于此道,但还是被林佳那生涩而又贪婪的口技所打动, 不禁轻声呻吟起来。 “好一条乖狗,快舔吧!这一周里,主人天天用尿泡它, 就是给你留着的。 啊!好舒服!再舔几下!”得到了主人的称赞, 林佳舔得更卖力了。 她要让主人更舒服,要让主人达到高潮。 冯慧终于坚持不住了,她瘫在沙发上,将双腿架在林佳的肩上, 享受着那汹涌而来的高潮。 高潮过后,冯慧用很温柔的语调叫林佳出来, 爱意浓浓地抚摸着那张沾满淫水的脸蛋说: “狗儿 真乖舔得我很舒服!”“主人,我什么时候可以吃到你的圣餐呀贱狗想早点成为您真正的第五号狗奴隶。” “明天吧,到时我让你的狗姐姐们都来观礼, 去打个电话告诉你妈今晚你不回家住了。” “是,我去告诉大贱狗。” “妈妈吗我是佳佳,今天我在冯阿姨这睡了。 明天明天回去也会很晚的。 什么,明天你过生日,对不起,我忘了。 但是我这也是正事呀!那就明晚吧,我尽量早点回去。” 林佳放下电话,一脸扫兴的样子。 “贱狗,那你就回去吧,反正也不差这一两天。” “不,我是主人的。 反正她也算是您的狗奴隶,用不着管她。” “你……”冯慧吃惊地看着林佳。 “她已经叫大贱狗了,她当然就算是您的狗奴隶了。 主人,您有没有想过也收下她俩我们一家三口服侍你一定会更刺激的。” “你真是条贱狗,这也敢想”“主人,大贱狗能生下我这样的贱货, 自己一定也好不到哪去。 对了!我还想起件事来。 上周我从您这回去,一进家就看到大贱狗、小贱狗还有刘老师从卧室里出来, 说不定她们三个在家干什么不要脸的事呢。 主人,我会好好帮您查的,只要抓到她们的把柄, 我就B她们做您的狗奴隶。”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现在快磙上床去。 贱货!好好伺候我。” 这一夜,林佳舔遍了冯慧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而且强迫林佳喝了两回尿。 第二天早上,冯慧叫醒了林佳。 当林佳被牵到客厅的时候,满室都是屄的骚味和脚的臭味。 地上跪伏着四个蒙头的女人,她们的屁股都高高地撅着。 “贱狗,去见见你的姐姐们。 你大姐、二姐、三姐的屄里,四姐的屁眼里都有给你的礼物。” “是,主人。” 林佳说完便爬过去,在每个人的双脚、外阴和肛门上各舔了几下。 果然那四个人都是屄骚脚臭的人,更让她吃惊的是, 那四个肛门上都有一块新鲜的大便而且是口味完全一样。 “主人,四位姐姐的屎怎么都一样呀”“呵呵, 你的嘴还挺灵的那是她们把我的屎涂抹上的。” “对不起,贱狗不知道是您的圣餐。” “你大姐二十二,二姐二十五,三姐三十九, 四姐十岁去见见吧。” 第一号狗奴隶转过身来, 摘下头套笑着说: “五妹, 我叫刘婷。 我们都听说了你的事,主人觉得当初收你的价钱太低了, 所以我们四姐妹要为主人再付些钱。” “大姐,这价还低呀我可不敢要姐姐们的钱。” “那怎么行,我们做狗奴隶的要为主人分忧嘛。 这样吧,我们每人都付给你和主人一样的价钱。 张嘴!”林佳这才明白她们是要侮辱自己,连忙高兴地道了声谢, 然后吃下刘婷的三口唾液。 “好了,从姐姐的屄里拿礼物吧。” 刘婷说着便分开双腿。 林佳将手伸进刘婷的阴道,从里面拉出一条浸透淫水的丁字裤。 她一边道谢,一边穿上。 这时, 第二号狗奴隶也取下头套转过身来说: “我还用自己介绍吗”“天, 是刘老师”“当然是我了不然主人怎么会把你安排在我的班里。 看你平时的样子,谁会相信你这么贱呀!”“二姐, 你不也是一样吗你可是学校出名的冷美人呀!”“贱狗 少说费话快爬过来,我的骚屄要胀死了。” 林佳听话地爬过去,掏出一双丝袜来。 “二姐真没出息,这点东西就胀着受不了啦”“谁能跟大姐比呀她的屄成天用手插呀插的, 我的屄可就被主人用手捅过。 好了,去见你三姐吧!那才是真正的大屄呢!”“三姐……啊妈妈”林佳发现第三号狗奴隶竟然是自己的妈妈, 不由得大吃一惊。 “不要脸的东西,谁是你妈只有主人才是咱们的妈妈。 你要再敢乱叫,我撕烂你的嘴。” “是,三姐,贱狗叫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好了,来拿礼物吧!”“哇!三姐不愧是大屄狗, 装个乳罩都没事。” “当然了,谁让我生了两条不要脸的狗奴隶。” “你要脸呀!还不一样是主人的大贱狗。 我知道了,四姐一定是我妹妹林丽了。” “算你够聪明。 你真是条贱狗,刚被主人收到门下,就想拿我和三姐送礼。 其实你才是我们给主人的献礼。” “四姐,看你说的,我不也是为了主人吗好姐姐, 别生妹妹的气了。” “哼,要不是看你一心为了主人,我才不会用三姐给的零花钱给你买礼物。 快来拿吧!”“谢谢四姐。 哟,四姐给妹妹买了条项链。 真是太感谢了。” 林佳从林丽的肛门里扣出条沾满大便的珍珠项链, 真是开心得不得了连忙就戴在了脖子上。 “贱狗,回到主人这来。 你的狗姐姐们都送你礼物了。 我这个做主人的当然也少不了。” 冯慧把外阴对准林佳的嘴,勐地一用力, 一股淫水和尿水喷了出来。 林佳连忙用嘴接着。 然后她又把肛门对准林佳的嘴,大便拉了出来, 林佳又将嘴凑了上去.。

上一篇:新婚的小霞被辱记事 下一篇:在火车上被强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