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最好的兄弟一起了他的敏感老婆,满床皆湿。

机缘巧合,竟然和最好的兄弟一起3P了他的老婆, 事情过去好几天了回头想想还是觉得非常疯狂。 我最好的兄弟在老家,我们是高中同学, 大学后我留在南京工作但是一直关系很好,他结婚时我还是他们的伴郎。 他的老婆皮肤很白,一米六的个子,长得比较瘦, 长相还不错脸上有几个淡淡的雀斑。 每次回老家,都回去他家住几天,前两年他们生了小孩, 又认我做干爹所以关系更亲了,兄弟老婆比以前丰满了一些, 可能是因为生孩子的原因吧但是她原来就比较瘦, 所以现在这样显得更加匀称和诱人了。 可能是女人有孩子以后都没有那么注意形象, 这次回来我陪着小孩在地板上玩,然后她过来照顾小孩, 蹲在那边的时候穿着裙子的腿直接张开着,里面的肉色内裤看的清清楚楚。 我以为她是没意识到,也不好盯着看(也怕自己现场起反应难堪)就坐到边上, 但是很快她换了个角度又能很容易的看到了。 看着她我不由自主的就想到和兄弟的聊天, 之前一直会和他聊一些性的话题我们无所不谈, 我说我和女朋友的事他也说他的,后来我们也会聊到3P的话题, 也拿他老婆开过玩笑不过也就是玩笑而已。 也就在他那儿我第一次知道跳蛋怎么用, 他说他老婆属于极其敏感的体质用了以后潮吹非常厉害。 所以我看到她总不自觉的想到她在床上惨叫着潮吹的样子, 我开始构想能不能3P但是也不知道我兄弟是什么想法, 这种事还不好直接问。 晚上吃过晚饭,我们三人约了去一起游泳, 兄弟毛手毛脚的在橱子里面找泳衣我和他老婆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 突然听到一声响动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我回头一看,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兄弟找泳衣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翻的一个跳蛋从衣橱里掉了出来, 粉红色的跳蛋就这么出现在我们眼前一时气氛变得很尴尬, 我没看她的表情不过估计也是脸红得要命。 这时候我兄弟还装作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 「哎呀这什么玩意啊」 这时候她已经羞得不行了, 赶紧走过去捡起跳蛋塞进衣橱,还小声说一句「你真是的, 用过也不放好」没想到我兄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竟然回了一句: 「又不是给我用的」我眼看着她脸都红透了, 不停地掐着我兄弟。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直痒痒,看来我兄弟这方面还是挺开放的啊, 不过还是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走吧,快游泳去啊」。 总算缓解了一点尴尬。 晚上在游泳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入非非,他们两好像没什么事一样在游泳开着玩笑, 我却一直盯着她在看本来很瘦的身材因为生过孩子反而显得格外丰满, 胸也膨胀了一圈。 想着白天兄弟的反应,我觉得可能3P的事儿有戏。 正在想着,我兄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后面, 勐然一拍我问「想什么呢!」 看到我的样子, 兄弟又小声对我说「怎么样我老婆现在是不是很有少妇气质啊, 哈哈」 我点点头 兄弟又小声对我说: 「结婚前还没怎么感觉, 现在发现她是越来越强了!我都快被搾干了。 」 我一听直接就硬了,听他说这么随意, 我也对他说: 「你别光刺激我啊讲的我他妈的都硬了!」 兄弟低头一看我支起的帐篷, 笑得都抖了他拉过他老婆,小声贴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 自然又是被兄弟老婆的一通棉花拳痛打我兄弟边笑边躲, 还大声嚷嚷: 「我说的都是实话!都是实话!不信你试试 哈哈」。 他越说他老婆就越害羞,两人就这么在泳池里打闹起来, 我在旁边也不知道他老婆是什么想法没想到我兄弟竟然把她往我身上推过来, 女人当然没有男人劲大我们俩撞在了一起,那一瞬间, 她的屁股正好顶在我勃起的鸡巴上她似乎也感觉到了, 回头看着我笑了一下我看着她都不知道笑的什么意思, 有点害羞有点生气的样子。 那天晚上我几乎没怎么游泳,整个都在想着怎么做兄弟的工作一起玩3P。 晚上回去以后我们俩单独聊天时, 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了一句: 「你老婆身材真好啊!感觉比结婚前都好!」 我兄弟听了也附和: 「是啊, 结婚以后她皮肤越来越白了身材也好了,胸比以前大了」。 我接着问: 「今天看到的跳蛋你们在用啊?她还潮吹吗?」 他点点头说: 「潮吹狠了去了, 人家说得没错啊女人30如狼似虎,现在没有跳蛋我都满足不了她, 三天两头跟我要我都满足不了她。 之前都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阳萎,总感觉跟她做爱没以前那么行了。 」 我等的就是这句话, 于是就说: 「要不兄弟我帮帮你啊, 大家一起来啊!哈哈」 我装作开玩笑的样子 这句话很关键如果他介意的话,说不定会生气的, 开玩笑可以缓解这种气氛。 没想到我兄弟竟然没生气, 还反过来跟我开玩笑: 「你小子还没结婚, 不懂婚后女人是个什么状态我估计你上也不一定能满足她!」 我一听立刻就硬了, 就接着说: 「真的假的啊!你还信不过我啊!你老婆身材那么好 是个男人看了都受不了」。 我兄弟似乎听出我话里面真正的意思,他没说话, 想了一下 笑着点点头说: 「哈哈,好,这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我回去逗逗她看看」。 于是两人达成了默契,回去以后兄弟做她老婆的工作, 看看能不能3P我又继续和他聊了很多3P方面的话题, 把他的兴趣进一步的撩起来。 到了他家,洗过澡都已经快12点了,还是没任何动静, 正在无聊的看着电视兄弟突然推门进来,看着我那紧张的样子, 兄弟无奈的说: 「不行她现在骚是骚呢, 不过只是内骚跟我在一起跟荡妇一样的,要再有其他人在她就不行了。 」 我听了特别郁闷,可是也没有办法,看着电视就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醒呢,突然感到有人推我, 一睁眼原来是我兄弟我说这才几点啊干嘛呢, 兄弟急急忙忙的说: 「我老婆早上起来开始发骚了 我趁机把她撩得发痒你快去吧,完了她后悔就麻烦了」。 我一听心就开始乱跳,心想真的假的,过去看看吧。 鼓起勇气来到兄弟房间,房间里灯关着,只是开着个电视, 见她在被窝里躺着呢看到我来就往被窝里躲。 我慢慢过去,还不忘回头看了一样兄弟,只见他搬过一把凳子在床边坐下, 朝我冲着她老婆努嘴意思是让我快上。 得到兄弟的暗示我也不客气了,摸进被窝, 她开始还往边上躲我一把把她搂住了,发现她穿着一件非常性感的黑色睡衣, 我更加受不了了手开始在她的肩上抚摸,她嘴里反抗着说你干嘛, 手上却是半推半就我知道她是真的动情了,边摸我还边夸她皮肤好。 她慢慢地放松下来,我的手也继续往下滑动, 跟刚才一样我继续夸她皮肤好,身材好什么的。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好什么,之前生宝宝, 肚子上就留下一道疤了。 」 我就接着说: 「有什么啊,这样你的逼才紧啊, 让我看看吧。 」 我刻意直接说了最直接的「逼」字,目的是直接打破她的羞耻心, 让她变成一个荡妇。 果然她听了很不好意思,手直接抓住了内裤, 不让我碰哪知道我兄弟在旁边看着急了,过来直接开始脱她的内裤, 还对她说: 「以前干的时候说让其他男人来搞你 你不是也答应了吧这是我兄弟,又不是外人!」 说着慢慢把她内裤给脱了。 她的脸别到一边好像特别害羞的样子,我却不管那么多, 腾出一只手去抚摸她的阴蒂她立刻就有了反应, 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我兄弟一看这场景受不了了, 直接脱下内裤也不管他老婆愿不愿意,直接塞进她的嘴里, 我则改用舌头去攻击她的秘密花园。 之前就听兄弟说她老婆很敏感,果然当我的舌头和手指同时刺激时, 不一会儿她就开始浑身发抖,紧接着一声呻吟, 没等反应过来一股温热的液体已经喷了出来。 我开着玩笑, 对她说: 「没等我射你, 你就开始射我了啊!」 没想到她这会儿已经放开 还反过来撩我 说: 「你能射多少啊!」 我一听特别兴奋, 说: 「一定把你给填满!。 」 兄弟听了大笑,不过他已经忍受不了了, 直接开始上马我心想这小子也太猴急了吧。 于是干脆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人做爱,兄弟很黑, 而她老婆很白两人在一起真是鲜明的反差,兄弟每撞击一次, 都伴随他老婆的呻吟极其诱人。 她发现我在愣愣地看着自己和老公做爱, 好像有点害羞但是我兄弟又恶作剧一样加大力度, 于是她又抑制不住地叫起床来这种想克制自己又被慾望控制的矛盾状态反而更加诱惑。 我于是脱下内裤,把已经膨胀到不行的阴茎送到她的嘴边, 她看了看我兄弟又看了看我,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 含了进去。 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 一边最好的兄弟在他老婆身上驰骋, 一边他的老婆正在为我口交大家放下了平日里的伪装, 只听从自己身体的召唤。 抽插了一会儿,兄弟又换了个姿势,他站在床下, 让他老婆跪在床上从后面勐烈撞击着他老婆, 我怎么能错过如此好机会赶紧把阴茎继续送了过去。 这是怎样一副淫荡的场面啊,兄弟老婆跪在床上, 双腿大大的张开着露出她的秘密花园,而兄弟在后面使劲地抽插着, 在前面他的老婆一边叫床一边含着我,所有的羞耻心被抛到一边。 伴随着几次最勐烈的冲击,兄弟示意我看着, 只见他好像学日本男优一样突然抽了出来,他的老婆被一刺激, 又开始潮喷我兄弟看了哈哈大笑, 对我说: 「你也试试吧!」 我看着兄弟是不带套的, 也没准备带 但是还是问了一句: 「要不要带套啊」 我兄弟一听愣了一下, 马上说: 「都是兄弟还带个毛啊我老婆上环了, 没事。 」 我又看了看她,她没有表示,就当她默许了吧。 于是我就不客气的直接上马了,毕竟是兄弟的老婆, 第一次碰当进去时,我感觉她浑身颤抖了一下, 不过很快习惯了她的水实在太多了,从来没遇到水那么多的, 整个过程真的是啪啪在响。 我开始还比较温柔,到后面我也受不了了, 勐烈地冲击把她一次次带到快乐的顶点。 她开始也还忍住不怎么叫,到后面叫床也变得肆无忌惮了, 或许这就是默契感在逐渐养成吧。 正在疯狂抽插着,忽然灯光全亮了,把我们照得清清楚楚, 她本能地抓过被子要盖住自己身体只见我兄弟好像嫌不过瘾一样, 打开灯在旁边张着嘴看着我干她老婆。 她就不愿意了,让我兄弟赶紧关灯。 我知道我兄弟也是很想把他老婆的羞耻心给彻底瓦解, 这时候她好像准备自己起身去关灯了我赶紧压住她, 加大力度在一阵呻吟声中,她忘掉了灯光,彻底沦陷了。 忍受不了这种刺激,我大吼一身,全部释放了出来…。

上一篇:熟女家政妇。 下一篇:老婆一丝不挂的躺在朋友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