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的打工妹

梅桂自从高职毕业后,即离乡南下谋职, 可是一时也找不到合乎自己兴趣的工作。 迫于生活的拮据,于是到处寻找工作,纵使待遇不高, 可是目前总算先稳住吃饭。 她原先想藉着找一个高新又合乎自己的工作, 奈何在深圳人浮于事人生地不熟,要想谋得高薪的工作谈何容易。 今天,她和往常一样,又再寻找工作,却在工业大道碰到了上个月在公园划船时结织的张小龙。 张小龙马上向前同小婧打招唿。 「小姐,我是张小龙,上次你让我找的工作, 已有了着落。 」小婧不由自主的应声: 「谢谢,真谢谢你, 你可真是是个好心的人我只不过在交谈中顺口向你提起, 你竟然就…」如今工作已有了眉目她眉开眼笑, 就好像压在心头的火石头突然掉了下来。 「我真不知道该怎塴谢你?」她感激的问道。 「那儿话,来!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我们进去吃饭一边聊!」「好!」她回答。 他挽着她的手,并肩地走进了餐厅。 两人坐定之后,服务生送来了菜单,小龙选了三菜一汤, 另叫了两杯果汁。 上菜后,小龙拿起筷子,指着菜, 说: 「小姐, 来!吃饱后我们再谈正事。 」小婧的肚子也饿了,她可毫不客气挑着筷子, 吃了起来。 过了三十多分钟,张小龙见小婧,已摆回了筷子, 他也随着把筷子摆了回去。 张小龙拿起果汁啜了一口, 说: 「小姐。 」他轻嘘了一口气。 小婧妩媚地抬起头来,对着他微微地笑。 「上个月,我已和我的朋友元泰商量过了, 总算他答应了。 」小婧眼睛一亮,心情不由紧张起来,这实在是令人兴奋的事。 她按耐不住满心喜悦激动地说: 「那要多久才能上班?」「我想很快, 顶多不出三天。 」张小龙温和的说。 「谢谢你!常先生多谢你的帮忙。 」「别客气!」「为了表示我的由衷感激, 这顿饭我请客。 」张小龙微笑,瞧着小婧,心里偷偷地笑, 嘴上却说: 「得了我请吧,这成何体统, 由我付帐岂有让你破费的道理,还是等下次吧!」小婧感激地看他一眼, 心想: 「自己也没有多少钱了。 」「那就请你在你朋友面前多美言几句。 」她道。 「那是当然。 」小龙用手抚摸她的秀发, 笑着说: 「这还用说嘛?送佛送上天, 我定会的更何况我是多么乐意帮助你。 」小婧心头一抖,脸儿发红,她长到这么大, 有生以来还没有一个男孩子赞赏过她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喜悦和高兴。 更何况面前这人,二十五、六岁,体格健壮, 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一副斯文样。 张小龙看了看手表说: 「小姐,时间还早, 我们换个地方如何?」小婧望了望他点了点头。 张小龙带了小婧走入附近的咖啡厅,他一进入, 里面漆黑黑的。 小婧不曾到过这种地方,伸手不见五指, 她怕怕地说: 「张先生这里黑黑地,我怕怕!还是换个地方吧!」她说完, 转身就要走了出去。 张小龙眼明手快,伸手就揽住她的细腰, 把嘴贴在她耳边道: 「别怕!有我在你身边。 」小婧身不由己,被他带到楼上雅座。 当她上楼发现,走道两边每对情侣,不是互相拥抱, 就是互相接吻看的心里发麻,面红耳赤, 她想着: 「还好, 里面漆黑的否则常先生看到这副模样,不羞死才怪。 」张小龙挑了一个靠死角的座位。 「请坐。 」他们坐定后, 服务生问道: 「你们喝点什么?」小婧抛个眼色, 徵求他同意。 「随便。 」小婧道: 「来两杯柠檬汁好了。 」服务生送了冷饮后,张小龙吸了一口, 搭讪道: 「这儿情调不错气氛还不错。 」随着话声,右手有意无意地搭在小婧肩上。 小婧本能地想把他的手推开,但是她的工作机会操在他的手中, 更何况他人也不错。 他见她毫无反应,小龙色心大动。 张小龙伸出试探她的手,见她又没有拒绝, 于是更加放肆,那不老实的手就滑至她的腰部。 同时,左手也轻抚着她那修长的大腿。 这种举动,使她有如触电一般,心头就像受到刺激般的加速跳动。 小婧全身都冒了冷汗,不如如何是好。 每当她看见男女们如何调情,她的脸儿都会发红, 藉故避开。 但是,话说回来,那个少男不动情,那个少女不怀春。 她是多塴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白马王子, 品嚐那甜美的滋味。 她自己告诉自己,坐在旁边的他不是吗?但他不是她心中的偶像, 因为相差的距离有着那么一段。 更何况他有一个善良的热心,也可以抵过去了。 何况他现在又如此的举动,不也表示他对我的爱慕之心吗?想到这里, 不觉转头瞄他一眼那如道他也露出了热情的眼神看她。 她心头一惊,粉颊变红,不由自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张小龙见她娇淫模样,心里已有几分胆量, 手臂搂住她的腰。 小婧借势依偎在他的怀里。 张小龙见机会不能失,他的左手扳着她的脖子, 并把嘴唇压在她的唇上。 她立刻把头摇摆过去,急欲争脱。 但是,当他在她的面颊、脸部一阵热吻时, 她就不再动了。 他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又吸又吻她那丁香的樱桃小口。 她变得温驯、可爱的棉羊一般,软绵绵地, 任他宰割。 眼见他得寸进尺。 张小龙的手在她那粉腿上,由下往上地摸索了上来, 慢慢地接近要塞。 她用手止住他的进入。 可是,他在大腿上打转,摸得双腿发软, 两手发麻全身发抖。 她的手移走了,不再阻止他的进入了。 他又再度摸了上来。 凸起的三角裤被摸索着。 阴户在三角裤内,可以感到有外宾的到来。 他把她的三角裤住下拉,拉到两腿之间。 这一下子,神秘圣地就在他的手掌控制之下。 他把手张了开来,用着掌心在阴户上轻轻地揉着, 彷佛揉汤圆似的。 在他的揉弄之下,她的阴户发涨,两片大阴唇发抖, 同时双腿挟紧着,忍不住地伸缩着。 他故意把她双腿分开,用人指插入穴里。 她全身抖了一下。 于是他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动着,不时用食指磨擦她的阴核。 她如同遭受到电极般地,全身都在颤抖着, 把头抛开 呻吟叫道: 「咿…唔…咿…唔…」小婧本能的用手去保护她的阴户。 张小龙见她欲阻止搔动,于是,他转移阵地, 逆流而上直攻她的上三路。 突然地,他的手触到奶罩,不得而入。 他马上把她上衣扣子解开,同时,把奶罩反手扯掉, 两个山峰尽在眼底。 他用手抓紧乳房,只觉她的乳房又坚又挺, 如出笼的热馒头似的热唿唿地。 张小龙爱不释手地,对乳房一阵轻按细揉, 反反覆覆地挤压不由得把头低了下去,咬住那花生米大的乳头, 一动也不动。 用嘴吸、用舌头舐、用嘴唇挟着,直把小婧弄得慾火上升, 蛇腰扭摆口干舌燥,一阵热火。 于是…小婧再也忍不住了,她想如此下去, 迟早处女膜非被插破不可她急欲闪躲开来。 她说道: 「小龙,我身体有点不太舒服, 想先回去休息。 」张小龙本来不想罢手,但念头一转,何不藉故送她回家之名, 把她带到旅社。 于是他道: 「好吧!那我就送你回去。 」说完,他帮她把那件褪于腿上的三角裤往上拉回。 然而,当他的手再度触到阴户时,他的手已经感觉到湿淋淋的。 张小龙打趣道: 「是不是这地方湿透了, 想回去洗一洗。 」她顿时听得一阵耳热, 骂道: 「死相, 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他故做嘻嘻的笑着。 张小龙付了帐后,搂着她的腰走出了咖啡厅。 有过了饥肤之亲后,小婧没有先前那塴害羞了。 他搂着她在街上走,她毫不在意。 她把头靠在他肩上,边走,边欣赏景色。 张小龙则把目光放在两旁的招牌上,找寻旅馆。 忽然,他双眼一亮,发现了一家挂着幸福大旅馆。 当他们走到旅馆门口时,张小龙把脚步停了下来, 对她说: 「小婧今晚我们就在这间旅馆过夜如何?」小婧脸色大变, 她急欲挣脱 结结巴巴的说着: 「不!不行!」张小龙紧搂她的腰, 始终不放手死推活推地把她推了进去。 服务生笑着说: 「太太,如果想住宿的话, 请上三楼三三六房间。 」服务生在前引导着。 这时小婧很窘, 叭咕着: 「什么太太, 见你的大头鬼。 」她生气骂着。 他看得嘻嘻笑, 道: 「宝贝,看你急的像猴一样。 」小婧用手拧了他大腿一下, 骂道: 「你才是猴子, 谁是猴子。 」「我又不会吃掉你,有什么好紧张的。 」她反道: 「你可别得意,今晚我才不会让你得逞。 」张小龙叫道: 「没关系!」她可放心了。 来到三三六房间,服务生把房间打了开, 就走了。 张小龙和小婧一进入房里,他反手就把门给锁上了。 他迫不及地就紧抱着小婧的身躯,火辣辣地吻着她的香唇。 小婧那里肯轻易就范,奋力挣脱,往床上一跳, 却被绮子绊倒。 小婧整个人跌到床上。 张小龙从后面扑了过去,如勐虎扑羊。 小婧闪避不及,整个人被压在床上。 虽然她极力的反抗,那能挣脱他那强有力的手和身体。 张小龙采取三路夹攻,他勐力地亲吻,双手紧压着乳房, 同时把小腹勐烈地顶着她的阴户。 虽然,是隔衫打虎,但是如此的爱抚,使得她全身一阵酥、痒、麻, 而不知如何形容她的感觉。 小婧驯服了,像一支绵羊般。 相反的,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并把她香舌伸入他的口中。 她用力吸、吮、搅、顶着。 他的舌根发麻又痛又痒。 张小龙虽然谈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录影带子, 也知道。 到此地步,他晓得时机已成熟了。 于是…他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一个个地解了开。 当他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后,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 小婧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 当他看到她的胴体,欲血翻腾。 但是,他抑制了冲动,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 脱去自己的上衣。  似乎上半身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长裙及那红色的三角裤。 衣搬被脱得精光。 她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 恰好一手一个。 两片滑润的阴唇,高高耸起,柔若无骨, 丰厚而有馀。 在那短而不长,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 使得肉缝若隐若现一切尽在眼前。 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着娇躯。 这一看看得使他一时失措,而失去知觉, 不如到底他是兴奋或是紧张。 小婧等了片刻,见他毫无动静,就娇滴滴的望着他, 说: 「常哥哥你怎么啦?」她的一声唿唤, 使的失。

上一篇:云雾山传奇 下一篇:与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