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回上海。 第一件事是上单位报到。 第二件事便是到夜校申请大专课程。 在电脑强化课的第一天,我就发现机房新来了一位同学云。 大概二十的样子,很漂亮魟魡魠凤,輎挽輍輑而且很捸C大家都知道, 我最喜欢的就是皮肤白的女子。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肇膉膌膏,槉槆榹榕平时休息一起找机会吃饭, 一起下课回家送她一程歊歌歋歍禒禈禠稰就这样过了两年。 直到有一天在学校的储物间里我们的关系才有了质的变化。 在储物间有一排电脑箱子,最上面有几个装硬碟的小盒子。 她说要取下来。 我拿了凳子说要上去饷饼餂飹,苍蓄蒐蒗她说不用, 让我把着凳子她取就可以了。 于是我在下面把着凳子,她站了上去。 这一天穿的是一件类似于白色网球裙的那样子的裙子, 很短的那种由于天热,没有穿丝袜,只穿了一个小白袜子。 说实话,她的腿真的很白,肌肤胜雪,白的很诱人。 在她站在凳子上面拿东西的时候,我禁不住偷偷的向上看, 哇内裤是浅粉色的哦。 看着看着,我的小弟弟就硬了起来。 我的心跳加速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把着凳子的手开始有点抖, 看着她雪白的袜子我忽然很想看看的脚是否也是如此洁白, 鬼使神差的我的手就握住了她的右脚脚倮。 这下可好,在凳子上面一下子重心失衡踩翻了凳子跌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 在那腾空的片刻我张开双臂一下子把云抱住了, 可是由于下跌的太快我也没有站稳,在接住云的整个身体后, 我也向后倒整个动作片断就仿佛是电影片里面经典的爱情镜头一样, 云的的眼睛和我的眼睛在那一刻相遇了,这一刻两双眼睛相遇, 彼此都喷发出爱的火焰将彼此燃烧了,这一次的跌倒就仿佛是一根火柴, 点燃了这团火焰。 我没有接稳,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而为了不让云摔倒, 我几乎是先倒在了地上而尽量让她的身体甩在我的身上面。 最后,我们重重的和地接壤了。 像那天一样,云的整个身体都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身体拥抱的软玉温香是那么柔软而微热而她的两个大波也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前, 我的小弟弟非常骄傲的顶立着,相信她也一定感觉到了它的威力。 在落地的刹那,芸的嘴唇贴住了我的嘴唇,如果你看到此刻的姿势, 我们一定是很狼狈和惨不忍睹的而姿势也是非常的暧昧, 她几乎是趴在我的身上仿佛是做爱的某种体位。 那个时候,我的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背,另一只手则紧紧抓着她的屁股, 其实我是想抓住她的裙子让她不至于跌倒的没有想到她的裙子太短了, 我一下子就按在了屁股上面。 她在我的身上停留了大概有三十秒。 也许我们彼此都静静的在享受这一刻,或者说我们其实从那一天分别开始就在期待着一刻的到来, 所以在它真正来的时候我们都希望这个时间更长。 当她的唇触到我的唇之后,我浑身的血液沸腾了, 我没有松开她的身体反而抱得更紧了,其实在跌倒的刹那, 我是想把她推开扶起来的我有一点点地抗拒, 但是她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似乎是故意把她的唇凑到我的面前, 我迟疑了一秒钟就开始了我一个最大胆的动作, 拥吻她。 试想这在当时的确是需要一定勇气的。 我的舌滑进了她的嘴里面,而她也迎合着,我们的舌尖纠缠在了一起, 久久都没有分开。 那一刻我的脑中浮现出一幅画面就是张艺谋的一部电影叫做《今大战秦俑情》里面, 巩俐扮演的秦代宫女和蒙天放分手诀别的一场戏 那是我见过的最为回肠荡气的一吻巩俐为了把自己的转生还魂丹给蒙天放, 在秦始皇处死蒙天放之前祈求秦王赐他最后一吻 于是在接吻的时候巩俐就把还魂丹给了蒙天放, 那时刻的配乐是叶倩文的歌《焚心似火》而我当时对于云的感情又何尝不是呢, 于是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就吻了下去。 将我的爱意尽付之于一吻,不管毕业他乡分别天涯海角, 稳的时候我禁不住喃喃自语: 云我爱你。 我爱的你好苦啊。 。 。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颤,忽然之间,我怀中抱着的女人仿佛是柔弱无骨, 那么脆弱那么的需要人来呵护。 长长的拥吻过后,我们彼此都很激动,唿吸也急促起来, 这个时候云把头抬起来,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她轻问了一声摔疼了没有啊?死鬼。 话语中带着嗔怪,又似乎含着万般的柔情。 我们两个对视了一下,几乎是同时,她回头, 我抬头看了一下储物间的门是否关着,是否有人闻声而来。 好在没有,我们都舒了一口气。 因为下午上的是大课,而且就一个老师,估计不会有人来。 但是储物间外面的隔断不远就是学生上课的大教室, 这里面如果发生什么的话搞不好外面的人也会听到。 云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就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也仿佛是一头母猎豹抓到了猎物却不着急马上就吃一样, 而要先欣赏一下然后再细细品尝的感觉。 她看着看着,目光由嘉许变得温柔,又渐渐变得带有一丝鼓励。 我很快读懂了她的意思,正当我要下一步动作的时候, 她轻声说快,看看门有没有锁。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话的含义。 而我的身体也一下子热血沸腾起来。 我立刻翻身起来锁好了储物间的门,然后把百叶窗都放好。 这一下就安全了许多。 储物间里面有一个废弃的沙发,单人的,很宽大, 此刻正好派上了用场。 不等我回身,云一下子就从背后抱住了我,嘴里面哼着, 死鬼坏蛋。 我们的唿吸变得急促和沉重,我把她翻过来粗鲁的吻着她的嘴, 而她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上挥舞我穿的是一件T恤和白色牛仔裤, 对我又掐又捶我把她抱起来,抱到沙发上面, 将她的身体深陷在沙发里面重重的吻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 她的胸罩已经解开了。 。 我把手摁在她的大波上面,用力地抓揉着。 她的波很大很挺,而且也非常的白,就如同凝脂一样, 上海有一种饮料叫做炼乳拥热水冲着喝的,而她的乳房就好似最优质的炼乳一般。 我上面的手握着波,下面的手则从她的脚开始, 到小腿、大腿一直抚摸到大腿内侧最后隔着内裤摁在了她的下部, 大力的揉搓着我能够感觉到她里面的蜜汁已经浸透了内裤, 并且有一些已经顺着大腿根滑下来了。 我在抚摸到她的大腿内侧的时候,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 嘴里也发出哼哼的低吼声。 显然她是在控制自己的兴奋,以压低声音,因为储物间的隔断外面就是上课的学生。 她腿部的皮肤非常的光滑,尤其是大腿根部的肌肤, 非常的有弹性而且一点赘肉都没有,体形保持得非常好, 腰很细而臀部和乳房相对丰满,是百分之二百的魔鬼身材。 我从她的唇吻到颈、耳垂、前胸,肚脐,我的热吻让芸变的激情四溢。 她的身体剧烈的扭着,在我吻她的时候,她不停的向后仰, 而且两腿交互缠绕着我。 还没等我拉下她的内裤准备亲吻小妹妹的时候, 她忽然翻过身来把我按坐在沙发上面开始解我牛仔裤的皮带 解开之后我的小弟弟早已经青筋暴涨,牛气冲天了, 她站在地上迅速地把内裤退下来一下子就坐在了我的上面。 或许是因为很激情的缘故,她的小穴分泌出很多的爱液, 没有费什么事情扑哧一下子我的棒棒就进入了, 她啊了一声双手把着我的肩膀,就剧烈地扭动起来, 我用双手把握着她的臀部以掌握方向她上下、左右、来回转圈的旋转着, 以我的棒棒为中心动作十分的剧烈,一头秀发披散着在空中飞舞着, 头也不断的左右摇晃着就仿佛是迪厅里面吃了摇头丸的女孩。 她是真的很疯狂,或许我们彼此的心里面压抑了太多的感情, 或许她的生活里面有太多的不如意却又没人可以倾诉, 或许她在人前是人人喜欢的小丫头实际上却是一个需要男人来疼爱和怜爱的小女人。 她的小穴很紧,进入之后紧紧的包裹着我的棒棒, 在她动的时候我的棒棒紧紧地顶着它的花心并控制着自己不至于在她的勐烈缠绕下忍不住剧烈的快感而射出来。 她大概动了二三百下吧,我忽然间感到棒棒一热, 有一股热流将棒棒紧紧包围住然后她像母狮一样一声低吼, 身体一下子大角度后仰我连忙把身体转过来, 让她的上半身躺在沙发上面我半跪在地毯上, 小弟弟仍然和她的身体紧紧地连结着。 这时候她身体里面分泌出来的蜜汁已经弄得我的绒毛上面, 和大腿上面很多也许是因为太刺激了,环境的原因, 旁边隔壁有上课的学生我们还不敢出大的声音, 都拼命的压抑自己的声音和动作的声音可是这时候越压抑就越兴奋, 在她最后动的几十下的时候我几乎忍不住要射出来, 好在我的功力深厚深吸了几口气,才挺了过来。 我把她放在沙发上面后,正准备压上去大干一番的时候, 因为刚才抱着她的时候太用力有点脱力了,一下子就跪在地毯上, 这样小弟弟就出来了。 可是这个时候,我的激情正在高涨,她看了看我似乎心领神会, 于是她就翻过身子站在地毯上面两手把着沙发, 于是我就用手把着她的屁股从后面进入了,这个姿势也是很激情的一个体位,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我能够看到她身体玲珑的曲缐 尤其是雪白的屁股她的腰非常细,臀部稍大, 这是感觉最为完美的体形我一边用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屁股, 一面用力的顶。 大概定了一百多下还没有射,这个时候我们两个都已经大汗淋漓了, 她也有一点支撑不住了于是她就半跪在地下, 我们在地毯上面我依然在她的后面,大概动了几十下, 我们就都躺在地毯上面呈十字形,我们的体位元依然是后进式, 但这个时候她的臀部已经可以扭动了,我的两个手绕到前面抓着她的两个大波, 双腿和她的双腿紧紧地夹着只有我的小弟弟顶着她的屁股在不停的动。 这样大概又动了一百多下。 最后的体位是我在正面压在她的身上,以最传统的姿势, 这个时候她的秀发已经彻底凌乱双颊的皮肤通红, 而且全身都泛着潮红我们的爱液已经弄流到了地毯上面, 但不是很多我们的两股间是爱液最多的地方, 弄得她的裙子上面都是但是我们已经顾不了太多, 我们已经完全的沉浸在疯狂的性爱之中我的牛仔裤早已经被甩在一边, 我的下体几乎是全部裸露没有任何的束缚,这使我做各种体位都得心应手。 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来的话,我们两个就将成为全夜校的新闻人物, 男女夜校学生在大学的电脑房里面偷情那将成为互联网上怎样的谈资。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怕,幸亏那个时候没有偷拍, 否则的话我芸或许也会成为那个上海大学教楼自杀的女大学生 而我也将遭受万古的唾駡和良心的不安。 好在一切都没有如果,那天的片断成为我今生最刻骨的回忆, 致死不渝。 我相信在这个时刻,她已经有过不止一次的高潮了, 而我也即将到达崩溃的巅峰。 我将她的一只大腿高高地举过头顶搭在我的肩膀上面, 她半侧着身子双手死命地抓着地毯,我半跪着, 深深地顶入她的花心这个姿势是最深的,她几乎要大喊出来, 可是又不敢致命的快感折磨得她身体不停的剧烈扭动, 随着她的身体大幅度的扭动我的抽插变得越来越快, 波波噗噗的声音在空气里面回响静静的机房里面只有两个身体相互碰撞的声音,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幅多么美妙的图画啊。 终于,我忍受不住剧烈的快感,怒射了出来, 我们两个人的身体一下子悬空。 她啊的喊了一声,索性并不是很大,但是已经和她在凳子上摔倒时喊的声音相蔽美了, 不过还好应该不会有人听到但是我的心里面仍然紧张得要命, 因为害怕所以激动我想她也是这样的。 好在已经射了,在射的时候我就把小弟弟一边拔出来, 这是一个习惯性动作因为一以前同别的女孩做的时候, 有时候为了追求极度快感往往不带避孕套采取体外排精的形式, 不过这一次实在是太兴奋了就有一些拔晚了, 出来的时候还在射弄得她的裙子上,上衣上面还有脸上头发上面,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女人 轻语道: 没事的, 意思是暗示我可以射在里面可是我已经出来了。 她直起腰来,用手抓住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就把它给含住了, 很温暖的感觉于是我的营养就都一下子就射在了她的嘴里面, 她躺下来因为有很多,弄得她的嘴角边都溢出了一些。 舔完之后,她把我的精都咽了下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看她是真的很累了,不过我还好,我迅速的起身, 擦了擦身子又擦了擦汗,以最快的速度把裤子穿上, 然后理了理头发听了听周围的动静,觉得还是很安全。 于是就找了毛巾扶她起来, 她柔声道: 帮我擦擦, 你。 。 你。 你好厉害啊。 夜校的生活丰富多彩,归根到底是你如何采花。 它不同高中大学你要付什么责任,夜校本身是成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