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一)“韩光,你怎麽才来?”一个漂亮的女孩抱怨着。 “呵呵……不好意思,因爲堵车才来晚了, 小雪你等着急了吧?”韩光急忙道歉。 小雪站在公园门口,一身白衣显得既美丽又大方, 她生气的噘着嘴道: “总是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你什麽时候才能改掉迟到的毛病。”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我吧!”韩光把手中的鲜花献上去, 果然收到奇效小雪高兴的接过花,还幸福的白了他一眼。 虽然有了这段小插曲,但总算不影响大局, 韩光陪着小雪逛起公园要知道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白雪是他们大学的校花可以说追求者数以百计, 但是今天不知道爲什麽竟然主动约韩光出来玩, 害得他差点以爲自己听错了。 “唉……”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已经半天了, 韩光的睡意不知不觉占据了整个大脑不但状态低迷, 更是哈欠连连。 “怎麽和我在一起这麽提不起精神吗?”小雪的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 “怎麽会?只不过这麽好的天气不睡觉可惜了, 呵呵……”韩光的理由很充分。 “你千万别睡觉,知道吗?”小雪微笑着靠在韩光身上, 温柔的抚着他的胸。 “爲什麽?”韩光没有觉察到什麽不对劲, 依然提问着。 “因爲如果你睡觉,我会不高兴的……”小雪甜美的笑着, 眼神中却透出一种特别的感觉如果韩光看见的话, 相信他也会不寒而栗。 “不高兴?不高兴会怎麽样?”韩光傻傻的问着。 “就这样……”小雪勐地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 向韩光的胸膛狠狠刺了下去韩光不敢相信这一切, 他看着微笑的小雪看着她手中的匕首,看着她手上流着的血………………“啊!”一声惊叫响起, 韩光勐地起身捂住自己的肚子在确定自己真的没事以后才平息了一下心情, 坐在床上喘粗气。 “妈的!”韩光勐吸了几口烟,回忆着自己这段时间来的奇怪经历, 已经有半个月了他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天晚上的恶梦简直要让他疯掉了, 从小到大从没有什麽时候比他这段时间的精神更紧张了。 他走到洗手间,看着镜中的自己,本来曾经很健壮的人现在已经瘦了很多, 两个眼圈也是黑黑的和一个月前的自己相比简直是两个人, 幸好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要不然让家里人跟着担心就更划不来了。 打开电脑,韩光无聊的上着网,其实他对上网并没有多大兴趣, 只不过他不知道如果不睡觉他该用什麽办法才能度过长夜………※※※※※第二天 韩光早早跑到学校他想可能融入到人群里会让他好一点。 走进大教室,里面已经坐满了同学,韩光找了个靠后排的座位, 没有什麽原因只不过方便打盹,好让他恢复一下精神。 “怎麽了,韩光?精神这麽差,不会是昨天晚上‘加班’了吧?”韩光回过头, 原来是他的最佳损友卢云峰他们一起进的学校, 分在同一个班级曾经还是一个寝室的室友,虽然韩光后来自己搬出来住了, 但他们的关系依然很好。 “我哪有那个本事呀?”韩光笑了笑说: “这一阵子不知道怎麽搞的, 晚上老睡不好觉经常做恶梦,所以精神才这麽差。” “你小子这是没对象,上火了呗!”“是呀!你给我介绍一个吧!”面对着好朋友, 韩光的精神也兴奋了起来。 “好啊!老实告诉你一个内部消息,下午女生宿舍搞卫生, 我女朋友让我去帮忙你也来吧!看上哪个我让小玉帮你去说, 怎麽样?”卢云峰兴奋的说着好象是给他自己介绍女朋友一样。 “还亏你是我好朋友呢!难道我喜欢谁你不知道吗?”韩光苦笑了一下, 拍着卢云峰的肩膀说道。 卢云峰仔细看看身边,发现没有什麽人注意他们, 才小声的说: “你还喜欢白雪呢?算了吧 追她的人都排到月亮上去了你算哪根葱啊?老大, 不要说我打击你的积极性你还是实际一点吧!”韩光沈默着, 是呀!自从进学校以来白雪的身边从没缺过追求者, 其中不是什麽超级大帅哥就是什麽富豪大款的儿子 自己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幸好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传出白雪和哪个男生真的有关系, 也算是在心理上安慰了自己的梦想吧!“大哥 话虽然是这样讲可你也不用说的这麽白吧?”韩光坚持着, 他想保存自己仅有的一点自尊。 “行,你愿意爲她守身如玉,我无话可说, 反正我话放在这了你乐意去就去,不去拉倒!”“别, 大哥我去还不行吗?”韩光的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弯, 连卢云峰都没料到。 “唉?你不是挺要强的吗?怎麽又去了?”“这你还不知道吗?老卢,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脸可是爲了女人,脸也就不要了……”“哈哈……说的对!这才是男人该说的话, 不过我可不希望你以后变成爲朋友两肋插刀爲女人插朋友两刀!”“那是一定的啦!哈哈……”好不容易熬完一堂大课, 韩光今天就算没事了卢云峰说虽然下午女生们才打扫卫生, 可是材料要他帮着买结果拉着韩光就当了苦力。 说起卢云峰和他女朋友宋惠玉的事,简直就是学校里的笑话, 本来他们两都是男女宿舍的干部后来因爲搞活动总在一起, 时间长了不知道谁给他们起了个外号管宋惠玉叫“大姐”, 管卢云峰叫“大姐夫”结果叫着叫着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 吃过了饭,东西也买的差不多了,韩光和卢云峰急忙跑回学校, 刚一进女生宿舍门就碰到了“大姐”宋惠玉。 卢云峰傻笑着说道: “小玉,东西全给你们买好了, 扫帚、桶、洗衣粉……一个也不少韩光,傻站着干什麽?快叫人呀!”“是!嫂子!啊……”韩光的屁股上一下就挨了两脚。 “靠!胡说什麽?”卢云峰笑着捶打韩光, 却在背着宋惠玉的角度用眨眼对韩光的话表示满意。 “行了,你们就别装了,没一个好人,快点进去帮忙!”宋惠玉的确有“大姐”风采, 做起事来果然雷厉风行。 跑到宋惠玉的寝室,三四个女生已经等在那里, 在见了两个灰头土脸的男生后“大姐夫”之声四下响起, 顿时让尴尬成了女生寝室唯一的主题。 什麽叫姐夫?自然是姐姐她们家的民夫!韩光和卢云峰的任务主要是力气活, 装着满满一下子的大衣柜只让两个男生擡还不准碰坏了。 用卢云峰的话说“给小玉干活,女人得干男人的活, 男人得干畜生的活!”两个人好不容易把屋子里主要的力气活都干完了 结果又把擦玻璃的任务分给了他们这对于连袜子都不洗的两人, 简直和老虎凳、辣椒水差不多。 经过半天的思想斗争,他们才把鞋脱了爬上窗台, 韩光虽然并不惧怕让两个露空的大拇脚指和女生们见一面 但他的同伴卢云峰却羞于脱鞋原因是谁也不知道在这双从没刷过的鞋里面, 捂住的除了脚以外还有什麽反正是在卢云峰的坚持下, 等女生们都走光了以后他们才脱的鞋。 “累呀累呀累!我说老卢,这帮女生还是人吗?这简直是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嘛!我不活了行不行?”韩光辛苦的抱怨着。 “大哥,坚持、坚持再坚持,还有两小时!爲了有个女朋友的美好愿望, 忍了吧!”“靠!我又不是忍者我凭什麽要忍?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干了一下午,腰酸背痛的, 你晚上倒是有小玉给捶背按摩我呢?”“唉?你这人就没良心, 不是说今天来给你介绍的吗?着什麽急?”“对不起 你们这屋有洗衣粉吗?”一阵悦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韩光和卢云峰擡眼望去说话的竟然是──白雪!!!虽然只穿着一件普通的工作服, 但依然掩饰不了少女的完美身材白雪俏丽的站在门口, 一双如秋水般的大眼轻眨着瀑布一样的长发直泻而下, 整个给人一种清秀亮丽的感觉。 韩光看的呆了,自己的梦中情人此时与自己竟然是那麽近, “嗯……啊……有…有啊!”韩光紧张的回应着。 “对了,还有剪刀能借我用一下吗?”“可…可以……”韩光把洗衣粉和剪刀交给白雪, 在接过东西的一刹那白雪盯着韩光的脸愣住了, “对不起我们以前见过面吗?”韩光没有想到白雪会这麽问自己, 但随即就反应过来道: “应该……没有吧!”“可是你看起来真的好面熟呀!好象在哪里见过……”白雪摸着自己的脑袋 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都在一个学校,可能早见过面忘了吧……”韩光找了一个理由。 “也许吧……谢谢你,一会儿我就还回来。” 说着,白雪一阵小跑走掉了。 “韩光,别愣神啦!人都走半天了!”卢云峰惊醒了呆住的韩光。 “快干活吧!”韩光的态度一下子变的很严肃, 让本来想开开玩笑的卢云峰没了兴趣。 活终于干完了,两个男生躺在铺上休息, 一边聊天一边等女生们回来突然,房间的门开了, 白雪慢慢走进来 笑着对两人说: “不好意思, 刚刚有别的寝室的人借走了所以现在才还回来, 你们不介意吧?”“没事给我吧!”韩光起身准备接过白雪手中的剪刀。 “给你……啊……”白雪本想走过来, 却被地上的水渍滑倒了整个人向着韩光的方向摔过去, 韩光抱住她但在刹那间,一种冰冰的、凉凉的感觉传了过来。 白雪站起身,惊恐的看着韩光,而那把锋利的剪刀……插入了韩光的肚子!!!“啊……”剧烈的疼痛让韩光惊叫, 血水染红了衣服他开始眩晕起来,甚至连白雪的尖叫也听不见了, 他只知道头很晕支持不住倒了下去………※※※※※“小光!小光!你醒醒啊……”韩光的脑中浮现出无数的幻觉, 他能感觉到父母的声音可是他不敢肯定这是否是真实的。 此时的他迷迷蒙蒙的,如同飘在云雾里。 但在恍惚间他又有着真实的感受,在一片黑暗的世界里, 一道强光从远方射来指引着他向前走去,他不知道爲什麽, 只知道那可能是这黑暗里的唯一出口。 “小光!小光!”韩光的父母唿唤着儿子, 两个人脸上满是泪水卢云峰和宋惠玉焦急地等待着, 而白雪则捂着脸半蹲在地上哭泣。 医护人员来回的忙碌着……手术室外乱成一片, 只爲了能够救活韩光的命。 韩光还在梦里走着,出口似乎又近了一些, 看到希望的他拼命的跑。 终于,他穿过那道屏障,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是一片紫色的海洋,天空、大地、云彩……无一不是紫色的, 像梦一样美丽也像梦一样残酷………“………”“医生!这是怎麽了?他这是没有心跳了吗?”韩光的父母高声叫着。 “请你们保持冷静,注射强心针,准备电击……”医生催促着护士们, 这让门外的一群人由其是白雪更加紧张。 韩光走在草地上,紫色的草和花同样美丽。 忽然,一道金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被反射的太阳光, 但韩光知道在光的那头肯定有什麽东西于是他向着光的方向进发。 医生们还在忙碌着,眼看电击的幅度越来越大, 可韩光还是没有什麽起色白雪害怕地看着这一切, 发白的嘴唇不住的哆嗦她感觉唿吸困难,仿佛心跳和韩光一样都消失了, 在走廊的长椅上她倒了下去………“韩光 你在哪?”韩光在草地上听见一种非常熟悉的声音 给人感觉是那麽的温柔悦耳他情不自禁回头望去, 白雪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迷人的双眼一眨一眨的, 秀丽的长发被风吹起飘洒在空中牵动着韩光的心。 “韩光,和我回去吧……”“我在找一件东西,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麽但我知道我一定要得到它, 我们找到再回去好吗?”韩光坚持着说。 “好吧!”两个人牵着手向着金光走去, 随着距离缩短他们终于走到了近前,那是一本书, 一本金色的书在阳光的反射下放出绚丽的光芒, 韩光把它捡了起来他想看看里面倒底有什麽, 但当他打开第一页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是………自己!!!“嘟嘟……”心电图显示正常了, 这表明韩光又活了过来所有在场的人都舒了一口气, 因爲他们打胜了一场与死神之间的战争。 ※※※※※一个月来韩光好了很多, 不仅刀伤已经快要全愈连让他头痛的恶梦也消失了, 这让他简直心喜若狂但最令他意想不到的却是, 白雪和他的关系………“韩光你醒了,怎麽不多休息一会儿?”白雪从病房外走进来, 手里拿着一些吃的和洗好的衣服。 “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了……”韩光摸着脑袋傻笑着。 “别这麽说,是我不好意思才对……”白雪仔细的削着苹果, 看在韩光的眼里是那麽美丽。 “白雪,其实你不用对我这麽好的,当初……你也不是故意的。” “韩光,你记不记得我说过在哪里见过你?现在我想起来了, 原来是在梦里很好笑吧?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所以我现在照顾你不是爲了赎罪而是爲了我自己……”韩光被白雪的话吸引了, 难道说在梦里发生的事都是真实的吗?他回想起以前做恶梦时的经历 好像每一件事情都发生过一样而自己爲什麽进的医院, 不正是白雪的那一刀吗?他沈默了这麽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解释不了也不愿意解释,他只知道那该死的恶梦已经离他远去, 而他也能和喜欢的女孩有机会见一面这就够了!出院那天非常热闹, 卢云峰和宋惠玉两个人组织了一个班的兵力韩光更有幸被四个女孩搀着, 这让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的韩光大唿过瘾直说就爲这个, 这刀挨的也值。 遗憾的是白雪没有来,她爲男朋友过生日去了, 这是韩光第一次听说白雪有男朋友要不是从宋惠玉的嘴里得到的消息, 恐怕他死也不会相信。 回到家里,韩光又休息了两天,直到精神完全恢复他才回到学校, 一大早他正往教室里走,却被身后一个人叫住了。 “韩光,你上学了?不好意思,那天我有点事没来接你, 你不会不高兴吧?”白雪露出天使一般的微笑 相信是男孩子都不会拒绝的。 “啊……没事,我没事了,一起去上课吧!”“好啊!”走在路上, 韩光的脑袋很乱他不知道白雪怎麽看待自己和她的关系, 她爲什麽对自己那麽好?难道她不怕産生什麽误会吗?还是她根本就想这样?不知不觉进了教室 韩光也结束了胡思乱想。 “现在知道没结果了吧?”卢云峰一下课就跑来烦韩光。 “什麽没结果?”韩光明知故问。 “人家有男朋友了呗!你就死心了吧!”“我什麽时候说我没死心呀?”“得了, 别嘴硬了小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中奖了!”“中什麽奖?”“昨天小玉告诉我, 有个女生看上你啦!”“这算什麽中奖?本大少爷哪天不被十几个美女追的到处跑啊?”“是呀!她们嘴里都在大叫…………抓流氓!!!”“呵呵……大哥 这事你也知道啊?”“废话!地球人都知道!”“怎麽样?人长得啥样啊?”“可丰满了 整天穿一件军大衣两排扣的,一边四个……”“大哥, 你说的不会是母猪吧?”“真聪明!你猜着啦?”“我就知道你没一句正经话 算了我回家了……”“呵呵……别生气呀!没和你开玩笑, 真的是有个女孩让小玉帮着约你呢!”“什麽时候啊?”“明天放学 后楼楼顶上……”“我靠!这地方选的是不是有点那个?”“是呀!小心去了回不来!”“死乌鸦嘴!上次挨刀可能也是你咒的, 这次饶不了你别跑……”韩光笑着追打卢云峰, 他现在脑子里满是明天和女孩见面的事。 他不知道女孩是谁,但这更让他多了一份幻想, 他期待着那一刻快点到来。 可是此时高兴的他并不知道,在第二天放学后的楼顶上, 等着他的倒底是什麽而那个等着他的女孩,又能给他带来一次什麽样的奇怪经历………梦魇(二)韩光爬着楼梯, 他在想梦想和现实的距离会有多大这个女孩这麽主动约自己, 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扫兴。 这是一个废弃的教学楼,因爲年久失修已经不怎麽使用了, 韩光踩着台阶发出“噔、噔”的声音那种震颤感好像连整个学校都感觉到了。 走了多少层了?韩光问着自己,看着被汗水浸湿的上衣他感到不安, 顺着楼梯的缝隙向上看去好像还有很多层的样子。 韩光有点累,本来就上了一天的课,现在还要爬这麽高的楼梯, 对于一个刚刚受过伤的人来说强度实在是太大了。 他停下来,顺手打开了一扇窗子。 “唿……”一阵微风吹过,让韩光感到十分惬意,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红红的并不那麽刺眼,站在这个角度望去, 正是最美的时候韩光点上一支烟,神经立刻放松了许多, 休息好再上去保持最好的状态给女生看,相信一定是没错的。 突然,一道白光在窗前闪了一下,挂着“唿、唿”的风声, 韩光没有注意只知道好像从楼上掉下来什麽东西, 而那种挂着风声的感觉是那麽像………人!!!韩光急忙低头望下去 结果什麽也没有发现也许是自己眼花了吧!他继续向上走, 又经过很久他终于看见了顶楼的门。 韩光紧张的整理一下衣服,然后推开了那扇门。 应该说楼顶的风景真的很好,蓝天、白云一切都很完美, 韩光开始佩服起女孩的心思。 夕阳下,一个女孩的身影伫立在栏杆前, 也许是经常注意女孩子的关系韩光感觉女孩的背影似曾相识。 洁白的皮肤、黑黑的头发、苗条的身材……无一不是男生眼中的焦点, 但是这一切现在只落在了韩光的眼里。 “你好,我是韩光……”女孩并没有动, 依然伫立在风中看着夕阳韩光以爲女孩怪自己还不够大方, 便笑着上前道: “我来晚了吗?不好意思 我没想到后楼有这麽高……”韩光已经够主动了 可是女孩还是没有动韩光有点生气,把自己约来却又摆出这种态度, 这是什麽意思?韩光走到女孩身边试图看到女孩的脸, 但女孩突然转过头韩光顿时惊呆了,因爲女孩的脸上………没有五官!!!“啊……”韩光惊叫着从床上爬起, 一股凉意从背后传来让惊魂未定的他感到恐怖。 又是恶梦!韩光喘着粗气,明明已经好了,怎麽又开始了呢?走到洗手间, 韩光好好洗了一个凉水脸。 冷静!我要冷静!韩光不断告诉自己,坐在床上, 他回忆从开始到现在发生的每一件事从做恶梦、受伤住院……到现在, 似乎每一次的恶梦都能带来真实的事件又或者说每一次的事件都会在梦里有所提示。 明天我应不应该去?韩光很困惑,如果说上次被白雪刺伤的事, 真的和恶梦有关那这次我不是会有危险?此时的韩光脑子完全乱了, 虽然他很想找一个人轻诉但他知道,所有的人包括他父母只会认爲他精神压力太大, 让他多休息。 韩光躺在床上思考着,如果每次的事件与恶梦无关, 那我去了也不会有事。 可是要是与恶梦有关的话,我就算不去恐怕也会有事, 与其逃避还不如面对的好韩光终于想好了一切, 他闭上眼睛养精蓄锐即便他根本睡不着………※※※※※第二天, 韩光早早爬起来因爲睡眠不足,意料中的熊猫出现了。 对于平时不怎麽注意形象的他来说,这不算什麽。 简单收拾了一下,韩光就出门上学了。 走到学校,在进教室的一瞬间,韩光看了看那栋废弃的楼房, 其实说废弃夸张了点一、二楼还是经常有人用的, 但是再往上就无人问津了。 谁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只是传闻楼上曾经发生过事故, 压死了人弄得影响很大,所以学校迫不得已才停止使用。 整整一天韩光没怎麽说过话,对于这样的反常举动, 卢云峰自然看在眼里 一放学就跑来问他: “韩光, 你怎麽了?平常没这麽消沈的呀?”“没什麽?有点不舒服……”“不会是紧张的吧?你看看你 也不注意点形象见女生怎麽能穿格裤子,一见面就让人家看马赛克……”“你还真是黄种人, 每天都出口成脏!”“靠!我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再者说还不是你把我带坏的……”“得了!我要去和人家见面了, 你别打击我的信心啊!”“你还真是重色轻友 用不用我跟去把把关呀?”“三……二……”从教室到学校门口 卢云峰只用了九点六秒韩光“倒数”的威力可见一般。 收拾了一下,韩光就忽忽去了后楼。 灰暗的楼房下,韩光向上望着,他在猜测楼顶上等待着他的倒底是什麽。 虽然不知道,但从他坚毅的目光中可以看出, 他并不害怕。 也许这一切都是巧合,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神经过敏。 楼里的温度格外低,这与外面三十多度的气温比起来反差很大, 走在楼梯上的韩光甚至有些冷。 楼梯旁的墙皮已经有些脱落了,因爲光缐不好, 所以并不能看清露出些什麽但那种破旧的感觉, 却让人産生一种不安全感。 韩光心里默数着,他已经走到六楼,拐角处的窗户打开着, 上面的玻璃几乎全都碎了空荡的钢窗被风吹打在墙上, 发出“铛、铛”的声音。 这一幕让韩光似曾相识,却又有些不同,因爲梦里的窗户是关上的, 而这一扇则是打开的。 虽然状况不同,但显露出的气氛同样诡异。 顺着窗子望下去,学校里还有很多人,韩光笑了, 恐怕真的是自己神经过敏于是加快脚步向楼上走去。 一层、两层……他又走了很久,终于,当他走到尽头的时候看到了一扇门, 一扇通往楼顶的门。 韩光既紧张又兴奋,到了现在,他不敢也不愿意去多想些什麽, 推开门缓缓走进去夕阳的最后一抹霞光把楼顶照得格外明亮。 在阳光下,一个美丽的身影伫立着,那优雅的气质、完美的身材除了白雪还能是谁呢?“你……”韩光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看着眼前的女孩顿时语涩起来。 “怎麽了?没想到是我吗?”女孩转过头, 果然是白雪。 “你……怎麽会?你不是有男朋友吗?”“你真是个傻瓜!你见过我有男朋友吗?”“可是, 上次……”“那次是因爲人太多我只好找个借口。” “可是……”“可是什麽?没有可是!难道你不喜欢我吗?”“不!只是……我觉得我配不上你……”白雪走过来, 纤细的手臂一下就拉住了韩光由于没有准备, 韩光差点撞到白雪怀里在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 也被女孩的动作吓了一跳。 “韩光,说实话,我不知道爲什麽喜欢你, 一开始我以爲是因爲那次意外我感到愧疚,可是后来, 我被你的乐观和宽容所感动不知不觉喜欢上你, 我不认爲你有什麽理由可以拒绝我。” “没错,我承认我喜欢你,只是现实总在提醒我, 我们是属于不同世界的人你那麽美丽,那麽有才华, 而我却什麽也不是……”“我真没想到你能找出这样的理由 你认爲这可以当做不爱的借口吗?任何事情都可以改变 可人却是不变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这就够了, 我不相信当你抱着我的时候你会什麽也不想……”白雪说到这, 突然抓起韩光的手围住自己韩光的胸膛顿时被一个女孩的身体充满了, 韩光想放手却不知道爲什麽会抱得更紧,而白雪似乎失去了重心, 整个人倒在韩光怀里激动的流着泪。 良久,韩光转过白雪的身体,女孩的泪水滴在他的胸前, 染湿了一大片。 韩光拭去了白雪的泪痕,风雨过后的女孩显得更加娇艳。 这就是我喜欢的人,是我连做梦都会梦见的女孩, 想到这些韩光激动起来他不由自主的捧起白雪的脸, 轻轻地吻下去………靠在楼顶的栏杆上韩光亲密的抱着白雪, 夕阳的余晖下两人的身影充满爱怜。 时间已经很晚了,隐约有些星光布在天上,和月亮一起期待着黑夜的降临。 然而这一切丝毫不能打扰两个人享受爱情的甜蜜。 “小光,嗯……我以后就这麽叫你吧?”“当然好呀!”“小光, 你快乐吗?”“你说呢?当然是……不快乐!”“嗯?”白雪转过头 疑惑的看着韩光。 “我高兴死了!”韩光狠狠地亲了女孩一口。 “坏蛋!”笑骂伴着拳头一起撞击着韩光, 却让他感到无比的幸福。 他笑了,这是发自心底里的,因爲他和自己的梦中情人在一起, 没有人知道他爲这一刻付出了多少他只希望他能让女孩永远这麽快乐, 和自己幸福的享受每一天。 “小光……”“嗯?”“你喜欢我吗?”“我当然喜欢你, 爲什麽这麽问?”“其实我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说的……”“什麽事?你说呀!”“你过来嘛!我要在这说……”白雪撒娇的样子太可爱了 韩光没有理由拒绝她他靠在栏杆上侧过一只耳朵, 表示注意力高度集中听从老婆的指示。 白雪抱住韩光的一只胳膊,紧紧搂在怀里,这让韩光又害羞又紧张, 因爲女孩很重要的部位顶在他的手上使他几乎不能唿吸了。 “小光,其实我从前有一个男朋友的……”“是吗?我不介意。” “那个时候他和你一样,很喜欢我,什麽都愿意爲我做……”“我也愿意的!”“我知道, 你听我说可是后来由于一些原因,他走了,从此我再也没有快乐过……”白雪一下子变的很伤感, 这让韩光有点措手不及看着白雪呆滞的目光, 韩光知道那一定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小光,你愿意帮助我吗?”白雪看着韩光, 眼神中充满渴望。 “小雪,你说吧!什麽事我都愿意爲你做!”韩光的话里充满了对女孩的承诺。 “好,你来……”“做什麽?”“帮……………我!”白雪突然间松开了手, 韩光的身体一下子失去重心整个身体向楼下摔去, 他疯了似的乱抓却什麽也没有碰到。 在掉下去的一瞬间,他看到了白雪的脸,但那简直不是同一个人的脸, 甚至可以说不是一张人的脸此时,在白雪的脸上, 冷漠和柔情一同被发挥到极致那种扭曲的感觉简直令人恐怖。 韩光看着白雪,眼神中没有憎恨,只有疑惑, 他不明白这是爲什麽。 身体在掉落,看来今天注定是自己的死期。 我真傻!韩光心里想着,爲什麽没把昨天的恶梦当一回事!忽然间, 他想起了昨晚的恶梦想起了那个在窗口一闪的白色东西, 原来那不是什麽幻觉那只是他……自己!!!※※※※※“嗯……”夜色中, 一个黑影从后楼下爬起来踉跄着倒在墙边。 韩光努力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白雪把我推下楼, 她爲什麽要这样做?而自己明明摔下来可是怎麽会没有事?甚至连一点外伤都没有?韩光使劲掐了掐大腿, 传来的疼痛让他更清醒了。 我一定是疯了,要不然我还在梦里,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怎麽会发生这麽可怕的事?可是, 这梦实在是太真实了………看看四周学校已经走得没有人了, 后楼属于学校的一个角落无论是宿舍还是操场, 都不能与它相互看见。 韩光站起身,看了看完整的自己,脚到现在还在哆嗦, 韩光极其讨厌自己的害怕可他又控制不了,这一刻, 他甯愿自己死了至少不会象现在一样,象个怪物似的活着。 风越来越大,吹进楼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韩光看着这黑暗的建筑,突然间冒出一个想法, 他想回到楼顶回到那个生命的禁地。 “噔、噔……”脚步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楼, 韩光摸索前进着只靠从窗外射进来的月光,他根本无法看清楚道路。 楼梯两旁的走廊消失在黑暗中,不时从里面传出窗子被风吹动的声音。 楼梯间的护手已经破漤不堪,加上很差的光缐, 韩光必须小心前行。 可是,他怎麽能够专心呢?自己差点两次被白雪杀死, 第一次可以勉强称得上是意外可是第二次却无论如何都是真正的谋杀, 尽管自己没有被杀死。 通往楼顶的门开着,韩光站在那里已经半天了, 他有点后悔可是到了这个地步,想回头已经是不可能了。 他一点点靠近,想从门里看清楼顶的情况。 不知道什麽时候,漫天星光被乌云遮住了, 即使是周围两三米远的地方想要看清楚也很难。 韩光小心的走到楼顶,周围一片漆黑,到处都是模模煳煳的。 他辨认了一下方向,大概正前方就是他掉下去的地方, 因爲风的方向是对的。 韩光并不敢贸然前进,在这麽差的视缐下, 他怕再次掉下去他也不相信会有第二次的神奇。 风呜呜的刮着,让处在黑暗里的韩光更加害怕,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他的名字里有一个“光”字 他特别讨厌黑暗在经历这麽多事以后,他发现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渐渐地,乌云散去了,淡淡的月光照亮了楼顶, 韩光睁大了眼睛扫视周围的一切直到他看见一团白色………远远的在韩光掉下去的地方, 一个人影隐约躺在那里从那一身的白色衣服, 韩光认出了那是白雪可是她爲什麽倒在那里?他慢慢的靠近, 生怕不小心发出声音惊醒女孩直到确定没有危险的时候, 才蹲下来观察她。 白雪双唇紧闭,脸色白的吓人,她此时安静的躺着, 整个身体冰冰的如果不是那一点微弱的唿吸, 简直和死人差不多但这却依然不能掩盖住她的美丽。 韩光轻轻抱起她,看着怀里的女孩,他不敢相信她就是曾经要杀自己的人。 “白雪……”韩光轻声唿唤着,他不知道自己是真心想救她, 还是只想要一个答案。 怀里的女孩动了一下,韩光知道她快醒了,于是抓住她的两支胳膊站起来, 这既是爲了让女孩身体放松也是怕她醒了之后再做出什麽意想不到的事。 “嗯……”白雪呻吟了一声,慢慢睁开眼睛, 可当她看到自己和韩光以及周围一切的时候, 她勐地呆住了。 “韩光……这是哪里?我怎麽会在这?”韩光并没有说话, 他仔细观察着女孩白雪似乎有点神智不清,这让他很意外, 但是现实告诉他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事情起码在他感到安全之前。 “难道你忘了之前发生的事吗?”韩光冷冷地说。 “之前?之前发生过什麽事吗?我不知道……”白雪紧张的说着, 楼顶的大风让她瑟瑟发抖。 如果在平时韩光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脱下衣服给她穿上,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不愿意冒这个险。 “你现在还能记得些什麽?”“我……我记得……我在楼下上课, 放学的时候打扫卫生后来同学们都走了,我正要走, 突然感到不舒服就在教室里趴了一会儿,接着就到了这里……”“你难道一点也不记得在楼顶上发生的事吗?”韩光放开了白雪, 因爲他从女孩的眼睛里感觉到她没有撒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韩光,我好怕, 我也不知道怎麽就到这里来了我……呜呜……”白雪害怕的哭泣。 “好了,没事了……”韩光脱下外衣给白雪披上, 并且紧紧地抱住她他知道这个时候白雪最需要的应该是自己的肩膀。 过了一会儿,白雪的情绪稳定了,韩光才又放开她坐到地上休息。 “白雪,我知道你很害怕,其实我和你一样, 但我并不想骗你今天在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就在这之前你把我从楼上推了下去……”“不、不会的!我不会做这样的事, 韩光请你相信我,那个一定不是我!”白雪抓着韩光的胳膊, 疯了似的大叫。 “我相信你……”韩光顿了一下,无奈的看了看白雪, 又接着说: “因爲那个要杀我的白雪是不会叫我韩光的……”白雪没有听懂韩光话里的意思 但她知道这一定是他和那个人的秘密而且是只属于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白雪现在什麽也不敢想,她只想回家,回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走吧!”韩光拉起白雪的手向楼下走, 他们没有找到事情的答案也许整件事根本就没有答案。 女孩的手冰冰的,让韩光感到心疼,他多想把她搂进怀里关心照顾她, 可他知道这个白雪并不是那个让他疯狂的白雪。 楼梯间的光缐很暗,白雪害怕的楼住韩光的胳膊, 这让本来就不是很默契的两人走得更慢。 已经快到午夜了,学校里静的可怕,两个人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 突然,白雪停住了,韩光疑惑的看着女孩, 白雪浑身哆嗦着 躲在韩光身后小声的说: “韩、韩光, 你听到什麽声音了吗?”韩光仔细聆听了一会儿 并没有发现什麽不对劲只好拍拍白雪的后背安慰她几句, 可能是她听错了或者是风的声音。 但是,就在他们转身想继续下楼的时候,那种奇怪的声音又传来了。 这一次,韩光也听到了!“呜呜……”声音从楼梯旁边的走廊里传来, 韩光认出那是六楼的走廊也就是他看到幻觉的那一层, 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麽他只知道,那个声音正在牵引着他, 不知不觉向里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