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忍考试结束了,不可一世木业惨遭重创,三代目战死,大蛇丸及沙忍的联军,取得了空前的胜利,木叶无数的强者都在大蛇丸的阴谋下阵亡,团藏与他的根也浮上了檯面 , 在最后的时刻 , 力枉狂澜击退了入侵木叶的音忍与沙忍 , 明面上是根击退了沙忍跟音忍,暗地裏音忍联合了根桶了沙忍一刀,沙忍损失惨重,大半忍者死在了根与音忍手下,不得不签订了不平等条约,许下了大量利益,甚至将风影的女儿手鞠抵押给了木叶当作人质,至此战争终了。??战后团藏成为了火影 ,众望所归,在村民的心中,团藏在木叶快要 沦陷的时刻,率领着强大的根 , 站了出来拯救了木叶??,事实上这完全是团藏何大蛇丸联手的结果,并且这之中还有一个强大的人物推波助澜........... 。??一个奢华到极致的房间里,啊!嘶嘶嘶~一个金髮的女人蹲在了一个肥硕男人的跨间,卖力着吞吐着他的肉棒,肥硕男人双手抓住了她的头髮,用力的加快了肉棒抽插,当达到速度的极限之时,肥硕男子将肉棒用力一挺,将精液全部射进了金髮女人的樱桃小嘴,金髮女人一丝不漏吞了下去,舔了舔嘴唇说到,谢谢主人赏赐、 哈哈哈!!!??肥硕男子看相女子心道:「果然沙隐村的公主就是不一样,大蛇丸的咒印做的真不错」在他身下曾经骄傲跋扈的沙隐公主,犹如一只温顺的小猫,乖巧的侍奉着主人的肉棒,遥想当初她刚被大蛇丸送来时,那一脸不屑的神情,想到就生气,邪火涌再次涌上了心头,他用力的打了手菊的屁股、啪!啪!啪!屁股被搧红了大半,肥硕男子才道,贱女人,转过去用你下贱的肉穴服侍我,手菊默不吭声,转了过身手扶着肥硕男子的肉棒,伸手掰开自己的小穴,肥硕的男子将肉棒用力一挺,「噗滋!」顶了进去,开始抽动着,肥硕男子身下,背对着肥硕男子的手菊细细吐着热器,双眼紧闭,露出了愤恨又倔强的表情,一想到那肥硕男子,脖子上的咒印就隐隐做痛,想到忤逆或者反抗肥硕男子,身上的咒印就会开始发作,缠绕全身,綑绑束缚着她并对大脑发出一种讯号,痛不欲生,好像一刀一刀的割开她的肉,扒掉她的皮一般,她就痛恨的男子咬牙切齿!!然而只要好好的服侍肥硕男子,咒印就会释放出一种快乐的感觉,快乐的无法自拔,有一瞬间,手菊觉的她也要沈迷于这种快乐之中,内信心反抗身体却很诚实吗!肥硕男子透过了墙角的镜子,看见了手菊脸上的表情,狰狞一笑心道:「哈哈你在挣扎吧!你挣扎的越激烈我越开心,我最喜欢的就是玩弄你这种自傲的女人了,沙隐村的公主也只不过是我跨下的一条母狗罢了哈哈哈!」想到此处肥硕男子又用力的搧了手菊的屁股,并且加快了肉棒的抽插,再次的将精液射入了手菊的体内,「哈哈哈!」男子笑出了声说道:「贱女人!怀孕吧我要妳生一个女儿然后妳跟她一起服侍我吧!」哈哈想到就很带感,母女丼啊哈哈哈哈!男子站了起来,下了床,来人啊!肥硕男子说道,黑影中舜身在肥硕男子的不远处,黑影高跪在地说到:「大名大人请您吩咐」!大名说道:「走吧前往木叶」。??火之国都城外??, 一辆豪华的马车驶向了木叶 , 车上火之国大明微微瞇着眼 , 不知道在思考着甚么??, 其实这位火之国大名并非真正的大名 , 他是一位来自地球的华夏人,他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也有3年了 , 在3年间他运用了手段招兵买马 , 熟知剧情的他 ,运用对剧情的了解 , 联繫上了大蛇丸 与团藏 , 出了大量的银两 , 强者资助了他们的木业崩溃计画 ,当然也都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女人。??众所周知三年前开始火之国大名因为一场大病,性情大变不仅变的冷酷残暴,并且夜夜笙歌,残暴且邪淫,甚至还重金网罗了忍者高手,抓捕女人,只要大名看上的女人,沒有一个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并且大名还开始修炼起了忍术,虽然已经年入老年,但是不知掌握了什么秘法,实力异常强大,镜头转回马车上,团藏那傢伙,不知道有沒有将我交代的事办好,哈哈可真是期待阿!大名阴森的大笑,张开了大手仰躺在马车中一个豪华的大椅上,身下手鞠一边将大名的睪丸含在嘴里,一遍细细的用舌头舔着,手也沒有闲着两支纤纤玉手,握住了大名的阴茎上下套弄着...........。??此时 木叶自三代目战死也过去了半年,团藏坐在了他梦寐以求的火影位子上批改着机密文件,此时一道黑影瞬身出现在了办公室内,他手持文件交给了团藏,「恩、都处理好了吗,要交给大名的那批女奴,」团藏道,黑影道:「是!团藏大人 包含夕日红、春野樱、卯月夕颜、山中井野等都已经关押在特殊监狱中了,其他的也陆续在抓捕了,还好在战争时偷偷将她们擒下关押,在制造(死亡的假象)不然可不好明目张胆的将她们擒下,还有日向一族的大小姐雏田与二小姐花火那里,有些不好办,毕竟是日向一族的人,不好明面上动手。」团藏挥挥手道:「无妨!不就是想要更多的利益吗?告诉日族那傢伙我可以交付日向一族木叶警备队的权利,让他将他那两个女儿交给我,我赶着交货呢ˉ!」??这时办公室的大门被推了开来日足走了进来,哈哈大笑道,成交!团藏斜眼看了看日足,啧!你混蛋着傢伙果然是有预谋的,日足道:「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白眼我们必须销毁,不可让白眼流露在外」这是我们的底缐,团藏恢恢手说道:「无妨老夫只要将货物交到大名那傢伙手上就行」日族道:「那便一言为定,我稍后就将小女送到,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火影大楼」。??此时黑暗中的身影再次说道:「火影大人,警戒组回报钢手大人回村里了,是否将她抓捕,毕竟她们也是要交付给大名的货物,团藏恢恢手道不需要,直接将她们带过来。」是!黑影转瞬变消失在了火影大楼中,片刻钢手带着静音,走入了办公室里,团藏坐在了火影的位子上看相了钢手,团藏站起了身,离开了座位,走到了一旁的客室的椅子上泡起了茶,钢手在茶泡好的瞬间,手掌一握瞬间一拳怪力拳砸向了团藏,殊不团藏更快,早在一瞬间四道身影瞬间控制着了钢手,恩怎么回事,区区四个上忍怎么控制的着我!?团藏此时出声道他们可不是一般的上忍他们可是封印方面的专家早在你进入这个房间的瞬间就已经踏入了这个,专门针对妳的法阵中,在他们碰到你的瞬间达成了封印术士的条件,你现在应该什么查克拉都用不了了吧哈哈,一脚将浑身无力的钢手踩在了地上,哈哈!可惜了要将妳交给大名不能动你。??这时团藏看向了一旁的静音,邪笑道:「不过这个小姑娘我就收下了」,转眼瞬间,团藏出现在了静音的身后,一脚踢向静音的双腿,喀擦!静音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双脚一软失去了行动能力,不过她仍试图向着门口爬去这时团藏走到了静音的身后抓住了她将她按在了身下扒光了她身上的上衣,直接开始解开了自己的裤头,静音拼命的挣扎想要逃离,但是奈何双脚被团藏踢断身体又被团藏压住动弹不得,只好坐着无力的挣扎,团藏哈哈大笑,扶正了静音的屁股挺直腰桿直接用力一挺,噗滋~沒入了温暖之中,哈哈赚到了居然是处女阿哈哈,啧啧!真紧我喜欢,哈哈哈,团藏开始奋力的抽插着,身下的静音,泪流满面,死命咬着红唇,无声的抽泣着,随着团藏的抽插从静音的股间渗出了一丝嫣红,象徵着静音第一次的处女交给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突然团藏加紧了抽插的速度,静音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拼命的挣扎到:「不要,拜託不要,拔出去,拔出去啊,拜託你拔出去不要射在里面求求你!」团藏听到静音的哭喊,更加开心了,双腿一挺将精液直接射在了静音的体内,此时的静音感觉到一股热流射进了她的体内,便停止叫喊,双手无力的垂下,双目无神开始抱头哭了起来,身后的团藏一脸满足的繫起来裤子,便对一旁一个暗部道:「将这女娃拖下去,把她的查克拉癈了,然后送到我的房间去我要她今晚侍寝,记得別让她试图自杀,这样好了,将她四肢打断下巴卸了,老夫晚上回去在好好享用哈哈哈!????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到了纲手的身旁,看着地上怒视这他的纲手笑到:「你这女人早看你不爽很久了,要不是大名早早将你看中你也会成为老夫的女人,可惜了,哈哈!不过妳那徒弟滋味可真不错啊,年轻又紧的哈哈哈,随之便向怀中掏出了一瓶罐子从中拿出了一颗药丸,随机捏住了纲手的下巴掰开了她的嘴,将一颗药丸塞入了她的口中」。??几天后随着大名的豪华车队抵达木叶村,村民围在了村口的大门边好奇的观望着,议论着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排场,「你听说了吗?听说是大名来到了村子里迎亲了」村名甲道「蛤不会吧!大名不是已经年过50了吗?还娶亲?」路人乙惊讶的问到,村名丙道:「是啊我也很惊讶!前几天听说大名要来到木叶村迎亲我还很惊讶,以为是假的沒想到居然来了,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被大名看上」。嘿嘿!这点几个哥们就不知道了,我听说是日向家的当代家主日向日族的两个女儿日向雏田和日向花火,突然一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村民说道,什么居然是日向家主的女儿居然还一次嫁两个,真是沒想到啊!几个村民恍然大悟的说道,这时货之国大名的豪华车队也使进了村里,在一栋豪华日式別院停了下来,这栋大楼装修及其奢华是为了大名临时连夜建造的,为了建造这栋大楼团藏不惜资金请了许多擅长土遁的忍者建造,连夜赶成,装修极盡奢华,像极了大名在火之国成都的宫殿。????大名下了车,手鞠也下了车,不过是被一条金属链子绑着一条,铁鍊綑在了手鞠的脖颈上,连接到的一端是大名所持的牵绳,此牵绳有一个好玩的设计,只见在大名手中的牵绳有着两个按钮,一个代表着放电一个代表解除,手鞠不情愿的走了下车,大名毫无预兆的按下了绿色的按钮,突然间手鞠脖子上的链子雷光大作,手鞠顿时发出了私心裂肺的惨叫跪趴在了地上惨叫「啊啊啊啊!!」大名走上前狠狠踩着手鞠到,母狗会用双脚走路吗!给我用爬的,随之狠狠的踢了手鞠几脚,随之还再度按下了绿色按钮,手鞠再次发出了惨叫「啊啊啊啊!主人主人手鞠不敢了手鞠不敢了啊啊啊啊!」随之大名变解除了电击,看了看眼前的豪宅,不为所动撇了撇嘴,说道「还行便牵着手鞠走入宫殿之中」到了傍晚时分大名的住所灯火通明了起来不为別的只因今日便是大名的大婚之夜,日足带着雏田与花火来到了大名的府中,将盛装打扮身着日式婚宴服的两姐妹交给了大名,大名原本开心的大名皱眉到,日足她们两个的眼睛怎么了,日足道:「小女的双目是被我所挖去的,请大人见谅我们日向一族的白眼不能外流。」只见大名松开了眉头便到:「原来是这样无妨,雏田与花火我就收下了」日足离开后大名看向了两姐妹她们双目缠着绷带,身上穿着小号的日式纯白婚礼和服,「啧啧~真残忍啊妳们的父亲为了利益将妳们卖给了团藏,又为了家族将妳们的双目挖去哈哈哈有这种父亲真可悲啊」哈哈哈大名哈哈大笑道随后便将花火抱起拉着雏田走向了卧房。????推开卧房是一张大床 大名将花火扔到了床上 ,随后将雏田拉到了身边 , 看着不知所措的两女 , 对他们道 , 雏田 , 花火以后你们两个就是本大人的所有物了 ,??随后一手将雏田拉近了她的怀里 , 吻了上去 , 然后将肉棒粗暴的插入了花火的口中 , 因为失明两女沒有丝毫的准备 , 呜呜呜!!!雏田和花火同时挣扎了起来 , 想要逃离 , 奈何一个被大名抱住 , 一个被压在大名身下 , 呜呜呜!!!花火挣扎的哭着 , 因为嘴巴被肉棒填满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看到了花火的挣扎 ,??大名更加的兴奋了 , 开始更加卖力的出入花火那诱人的小嘴 , 随后将满满的精液射入了她的喉咙中 , 哈哈哈 , 不愧是日向家的女人 , 看着花火满嘴的精液 大名更加的兴奋了 , 便对花火说道 , 花火把主人赏赐你的 精液都吞下去 , 不料花火却将精液吐了出来 , 大名顿时勃然大怒 , 一巴掌甩在花火脸上顿时 , 将花火搧的脸上红肿 , 花火顿时哭了起来 , 雏田听到了哭声 , 焦急的睁开了大名肥胖的身躯 , 因为看不到 , 所以只能循着声音的方向找到了花火 , 她紧紧抱住了花火 , 沒事的沒事的花火有姐姐再呢。花火感受到了熟悉的温暖渐渐安静下来 , 她紧紧的抱住了雏田, 看着雏田抱着花火 , 大名突然想到了甚么便道 , 花火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过来将我的肉棒舔干净 , 不然我就把你姐姐杀了 , 不要花火顿时慌了说道不要不要杀姐姐 , 她慌张地睁开雏田的怀抱 , 循着声爬向了大名 , 一口含住了大名的肉棒 , 开始舔了起来 , 她不能失去姊姊是她最后的依靠 , 看着卖力吞吐的花火大名嘴角一笑 , 再次将花火压在身下 , 随后将雏田抱了过来撕开她的裤裙 将头埋入了她的双腿间开始舔了起来 , 女孩独有的处子 , 让大名十分着迷 , 看着舔的差不多了大名将肉棒从花火的小嘴中拔出 , 抵在了雏田的洞口边 , 雏田似乎也知道将要发生甚么事 , 双手紧抓着床面 , 大名将花火抱到了雏田的身上让花火坐在雏田脸上让雏田舔花火的小穴??, 自己则吻上了花火 , 随后下身一挺进入了雏田的身体里??, 雏田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 随后大名 一边吻着 花火一边抽插进出雏田的嫩穴 , 一丝嫣红从雏田的股间流出??, 象徵着雏田正式从女孩转变为女人。